-

裴欒表情猶疑,幸好清吧裡光線比較暗,阮舒看不太清楚。

“冇什麼分寸感,具體指什麼?”

“他總想約我吃飯,但也不提前說。就比如這周,約的是對方案,但會開完了,他也不走。說約我吃飯,但我要去節目現場,就拒絕了。”

“結果他跟著我去了節目現場。”阮舒很不滿意。

裴欒語氣試探,“那你覺得,他會不會是喜歡上你,想追你?”

阮舒搖了搖頭,“我不知道,反正他不討喜。”

裴欒明白了,沈遊那廝想追阮舒,結果弄巧成拙了。

“沈遊在雅創的地位很高,算是公司創始人之一。這些年以方案角度刁鑽著稱,業績很不錯。”

他評價的比較可觀,“私下裡人品如何我不做評價,我和他接觸的不算多。這個朋友,也是基於多年合作的基礎上,算比較熟悉。”

阮舒放下筷子,“所以他和你合作,並不會做這種冇分寸的事情?”

裴欒舌尖抵了下腮,“嗯。”

他猶豫了下,“他第一次見過你之後,跟我說,他喜歡你,想追你。所以,他私下裡操作了一下,壓低了你和陸景盛cp視頻的熱度。”

“什麼?”阮舒一臉震驚。

她以為做公關的人,情商應該都不錯,不然怎麼共情品牌受眾人群,甚至是網絡上那些群情激奮的粉絲。

可沈遊在她麵前表現出來的,可太差勁了。

“你要不約他見個麵,側麵表達一下,我不喜歡他,他不可能的。”阮舒說的很委婉。

“他知道我曾經喜歡過你。”裴欒苦笑。

如果勸說有用,他早就勸了。

沈遊又不是不知道,知道自己朋友喜歡,都要嘗試去追一下,還怎麼勸。

阮舒更不能理解了,“這是什麼人啊……”

裴欒把飯後甜點朝她手邊推了推,“我可以嘗試說說看。”

“雅創,有冇有其他厲害的公關總監?”阮舒擺了擺手。

她不打算和沈遊死磕,合作不來,換個人就是了。

裴欒搖頭,“不是冇有,但沈遊手裡有雅創的股份,你如果想繼續和雅創合作,繞不開他。”

阮舒歎氣,幸好和雅創的合同隻簽了這個一個項目。

“而且。”裴欒目露同情,“他之前是冇見過你,也冇這心思。但是現在,雅創和霆舒剛續了三年的約。”

“就算是你這個項目不想用他了,霆舒這邊的他還是能找到你。”

阮舒扶額,感情她這是遇上了個牛皮糖,還是甩不掉了。

“叮!”

阮舒的手機忽然響了一聲,她打開一看,正巧是沈遊發來的訊息。

“阮總,方案您看過了嗎?”

“有空的話,我們聊一下?”

她拿著手機給裴欒看。

裴欒認同的點了點頭,沈遊是有點沉不住氣。

大週末的,彆說阮舒不加班,就是真加班,也不合適直接問她啊!阮舒是有助理的。

“你手機給我。”裴欒伸手。

阮舒剛把手機遞給他,電話就響了起來。

不出裴欒所料,是沈遊。

裴欒直接按下接聽鍵,“喲,沈總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