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阮舒,這裡根本冇有你說話的份,你少在旁邊說風涼話!”

害怕阮舒又說出什麼不可控的話,裴湘菱當即和阮舒懟上了。

阮舒嗤笑一聲:“做了還不敢認?就像今天,明明是你媽自己來找我的茬,最後反倒變成我的錯。”

“你們母女顛倒黑白的本事,真是讓人歎爲觀止!”

“你……你胡說!”

“我胡說?”阮舒被氣笑,當即從口袋裡掏出個U盤,笑著說:“我把我門口的監控都拷下來了,今天到底發生什麼事,你們敢和我們一起看個清楚嗎?”

裴湘菱的臉色在一瞬間變得極為難看,她不敢再瞎咧咧,而是看向自己的母親。

方玲兩眼一白,冇想到那麼個破公寓,居然還準備了攝像頭。

如果真的把監控放出來,那她撒的謊不就全部都被拆穿了嗎?

方玲大感不妙,當即裝作大方地開口:“不用了,之前發生的事就這樣過去吧,不必再計較了。”

“那怎麼行?”說話的人是裴欒。

他冷冷地看著方玲,笑著說:“我可不想小舒背鍋,上午到底發生什麼事,還是看個清楚比較好。”

“不然,豈不是浪費了陸總的一番苦心?”

陸景盛一直在旁邊冷眼看著,冇有吭聲。

U盤被插到電腦上,然後開始讀取U盤的內容。

方玲的臉色煞白,悄悄給裴湘菱使了個眼色。

裴湘菱點點頭,隨手拿了個水杯,然後緩緩朝裴欒的方向靠了過去。

陸景盛的眉頭皺起來,他剛纔看到了方玲和裴湘菱之間的互動,原本對她們的信任也變得岌岌可危。

他現在開始懷疑,自己是不是真的被方玲所欺騙了。

就像阮舒說的那樣,他之前從來冇有認清過這對母女。

就在裴湘菱打算藉口自己腿傷,假裝跌倒打翻水杯,以此來破壞電腦和U盤的讀取功能時,阮舒卻眼疾手快地將裴湘菱一把拎了起來,順便劈手奪過了裴湘菱的水杯。

“怎麼,打算毀滅證據?”

“勸你最好打消這個念頭,U盤裡的東西我都有備份,你若是真把這電腦弄壞了,到時候賠錢不說,我還會讓更多人知道你們醜陋的嘴臉!”

“可謂是得不償失啊。”

阮舒將水杯裡的水倒進了一旁的植物花盆裡,然後將水杯放在一邊,冷笑著直視裴湘菱。

裴湘菱計劃被打亂,恨得牙癢癢,卻不敢再輕舉妄動。

她下意識地回頭看了陸景盛一眼,卻對上了一雙幽暗的眸子。

裴湘菱心裡一個激靈,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。

“陸哥哥,剛纔我隻是……”

還不等她講完,裴欒就開口打斷她說的話:“彆吵!”

“找到了,就是這個監控視頻對吧?”

裴欒和阮舒確認過之後,便把那個視頻打開了。

映入眼簾的,便是方玲帶著一群保鏢,趾高氣昂地來到阮舒家門口,過來就直接砸門!

那趾高氣揚的模樣

簡直就像是一群強盜,和此時在病床上可憐無依的模樣判若兩人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