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覺得,沈遊不像是能聽警告的人。

如果他真是個變態,報了警可能還會打草驚蛇。

“我週末見裴欒的時候,沈遊也聯絡過我。有冇有可能他……”

“你們在哪裡見的?我去調監控看看。”陸景盛趕緊主動幫忙。

“在他清吧,我打給他,讓他帶監控過來。”阮舒聲音都虛弱了幾分。

裴欒得知情況,急壞了。

趕到阮舒辦公室,直接發了脾氣,“嗎的,這個畜生!”

陸景盛的表現淡定多了,“罵人解決不了問題,監控裡拍到他了嗎?”

裴欒把手機給他,“拍到了,他竟然是從阮舒家裡跟出來的!”

“我家裡?”阮舒很詫異。

她和她哥現在住的那個彆墅,安保係統十分嚴密,在房子周圍徘徊都會被安保抓住。

“看了你就知道了。”裴欒語氣無奈。

阮舒這會兒已經好多了,雖然還有點害怕,但更多的是生氣。

她打開裴欒的手機,解鎖就是暫停中的視頻。

裴欒來的急,視頻冇有經過剪輯,播放的緩慢,但看的足夠清晰。

“這是你的車,這個路口是你出門的必經之路。你看這個車,在你拐出這個路口之後跟上了你。”

“我查過了,這車不是沈遊的,車裡的人也不是沈遊。但這個人,是沈遊雇的。你到了我那兒之後,他給沈遊打了電話。”

“你看這個,這輛車走了以後,這輛車就進來了。這個後進來的車,就是沈遊的車,另一個角度的攝像頭也拍到了,車裡的人就是沈遊。”

阮舒托腮,看得十分認真。

“所以,他纔會在我和你見麵的時間裡,給我發資訊。見我不回,就打電話。”

裴欒點頭,“但他冇想到電話是我接的。”

他劃進了另一視頻,“這段是清吧內的,你看這裡的時間。我掛了電話以後,沈遊進了清吧裡,離我們的位置不遠,但角度刁鑽,我們都冇看見。”

阮舒後背浮了一層冷汗,腦子裡猛然閃過一個想法,“他一直在跟著我,那現在呢?”

“他如果派人監視我,就一定知道你們都過來了。”

她話音落下,辦公室的門就被敲響了。

阮舒和他們兩個對視了一眼,“進。”

池萱萱進了辦公室,就覺得氣氛不太對,“阮總,雅創的沈總過來了,說問問方案的事情。”

裴欒怒氣上臉,“他還敢來!”

池萱萱謹慎的觀察著三位老闆的表情,不敢開口。

“安排他去休息室等,就說我在見裴總和陸總,現在冇時間。”阮舒臉色冷了下來。

池萱萱趕緊應聲離開,順便把門關死。

裴欒恨不得衝出去教訓沈遊,“這事兒我負責,人是我介紹給你的,一切因我而起。小舒你彆怕,我一定給你解決了。”

“你怎麼解決,還能讓他打退堂鼓嗎?”阮舒愈發生氣。

“他不打退堂鼓,我就打他!”裴欒犯渾。

陸景盛搖頭,“這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。”

裴欒冇好氣的回懟,“那你有辦法?”

陸景盛瞥了一眼門口,“他和霆舒合作時間也不短了,應該知道阮舒的身份,怎麼敢惦記呢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