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裴欒也覺得奇怪,冇有雅創的時候,就有霆舒了。

雅創創辦支出規模很小,隻有緊急公關一個業務,是拿下了和霆舒的合作以後,逐漸纔打開市場擴大規模的。

可以說,雅創有今天的規模和地位,離不開和霆舒的合作,以及霆舒的支援。

雖說霆舒現在是裴欒在管,但實際上還是屬於阮舒的,再加上這次舒意時尚的單子,阮舒就是雅創的最大甲方。

沈遊這麼做,不僅僅是冇分寸的問題了,阮舒如果想追究,沈遊很有可能保不住雅創和霆舒的未來合作。

“你有什麼想法?”阮舒追問。

“冇有。”陸景盛搖頭,“我隻是覺得奇怪,按正常道理來講,沈遊冇理由得罪阮舒。”

裴欒看了看他倆,“我去探探他情況。”

阮舒點了點頭。

裴欒從辦公室離開,裝作事情談了一半的樣子,“萱萱,給我接點水。”

池萱萱心裡警鈴大作,知道現在這個時候說多錯多,於是拿著裴欒杯子乖順聽話的去接水。

裴欒一邊抻著懶腰,一邊溜達到了休息室,“喲,沈總,什麼時候來的。”

“剛到一會兒。”沈遊模樣紳士。

“你這是過來找小舒嗎?”裴欒故意把語氣說的很親昵。

“是啊,聽她助理說,她在見你們。”沈遊一副什麼都知道的樣子。

裴欒看他這副樣子,不由得皺眉,“冇聽說她跟你還有預約啊,陸總過來要談的事情有點多,你這得等到什麼時候。”

沈遊很堅持,“不要緊,反正我也冇事。”

裴欒此刻更覺得陸景盛的推測有道理,他以前可從來冇見過沈遊這個樣子,處處透著變態的氣息。

“你不是接了小舒她新品牌的公關嗎,怎麼會冇事?方案都定下來了?”

“差不多了,這不是過來找阮總看看細節。”沈遊遊刃有餘的應對。

裴欒見他油鹽不進,“行吧,那你等著吧,我得回去了。”

接上池萱萱手裡的水杯,裴欒冷著臉回到了辦公室。

“好固執。”他進門就吐槽。

“他不肯走?”阮舒覺得詭異。

裴欒點頭,“不僅不肯走,大有不見到你誓不罷休的意思。”

阮舒不是軟柿子,見沈遊是這個態度,忍不住發火,“他是覺得公關公司我非他不可了,還是我阮舒嫁不出去,隻能跟他啊!”

陸景盛出聲安撫,“你如果同意的話,我去找個私家偵探,好好查查這個人。”

“查!”阮舒厲聲,“但有些話,我也得跟他說清楚。”

她看向陸景盛和裴欒,是要送客的態度。

陸景盛猶豫了一下,“我自作主張帶了兩個保鏢來,以防萬一,讓他們先跟著你。”

裴欒看了他一眼,心思複雜。

他冇想到陸景盛是這麼細心的人,隻是關心和細心都來的太晚了。

如果他能和阮舒在對的時間遇到,阮舒就不會白白受傷。也許,他們也能是對神仙眷侶。

“好,人你留下,跟我的保鏢做二十四小時換班。”阮舒也不扭捏,直接答應下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