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冷著臉直言,“沈遊,我不喜歡你,甚至討厭你的處事風格,你我之間冇有可能。雅創如果想保住霆舒和舒意的單子,就換個人來和我對接,否則,後果自負。”

沈遊冇想到她會翻臉,不等他辯駁,保安已經架住了他。

他好歹也是雅創的公關總監,這個身份地位要是被扔出去,傳出去對他影響不好。

“你放開我!阮舒,你讓他們放開我!”

阮舒挺直了脊背,雙手撐在桌麵上,“我給你個說話的機會,但我不想聽廢話。”

沈遊咬牙,冇辦法隻能服軟,“我以後會掌握好分寸,不再打擾你,雅創也會換人來和你對接,我自己離開。”

阮舒擺了擺手,讓保安把人放開。

“看在裴欒的麵子上,我給你這個臉,希望你遵守自己說過的話。”

沈遊灰頭土臉的離開舒意,辦公區裡的員工不由得議論。

都知道阮總家世顯赫,有錢有顏,冇想到對待不要臉的追求者,手段這麼辣。

沈遊被趕走了,阮舒讓保鏢和保安都出去了。

池萱萱後怕,“這沈總看著挺得體的,怎麼這麼讓人討厭啊。”

她還不知道沈遊是個跟蹤尾隨的變態。

“你去給陸景盛和裴欒彙報吧。”阮舒也長舒了一口氣。

“啊?”池萱萱呆住。

阮舒一副看穿了的表情,“彆以為我不知道,他們兩個走之前肯定跟你說,我這兒有什麼狀況,及時告訴他們,對不對?”

池萱萱點了點頭,然後又趕緊搖頭,“不是,阮總,他們也是關心你嘛。”

阮舒倒是冇生氣,心裡也有些後怕。

幸好陸景盛心細如髮,多管了這個閒事,否則她根本冇覺得有人跟蹤,更發現不了沈遊這個變態。

“替我謝謝他們。”她是個知好歹的人。

“好咧!”池萱萱看她冇有追究的意思,趕緊離開。

一連幾天,沈遊都冇再來騷擾過她。

阮舒甚至還調了監控看,也證明自己冇有再被跟蹤。

秋季新品釋出會的籌備工作還算順利,設計的新品已經開模製作了,現在就等著雅創那邊給詳細的方案。

阮舒冇急著去催,時間還很充裕,她先去找了安迪。

安迪登報聲明斷絕和安家的關係,時家那邊也的確覺得丟臉,安迪寧願和家裡斷絕關係,也不願意聯姻。

不過時家的能力到底有限,和安迪的天羽時尚從事的也不是同個行業,隻能在議論度上施加壓力。不過那點小動作,冇等舞到安迪麵前,就被阮霆都解決了。

阮舒是去公司找的安迪,人還在工作的狀態中,但看起來臉色很差。

安迪忙完手頭的事情,才把她請進辦公室,“不好意思,最近太忙了。”

“我們之間就彆客氣了,你臉色好差,真的冇事嗎?”阮舒很擔心她。

“現在的情況,我都預想到了,隻不過真處理起來,心裡還是難過。”安迪神色落寞。

阮舒心疼,“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?”

安迪歎了口氣,然後點頭,“其實你今天不來找我,我也想去找你的,安遲她想見你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