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很意外。

她是一直想幫安迪的,但是顧忌著這是安家內部的事情,所以不好插手。

安迪也不多廢話,下了班直接帶她回了自己的小公寓。

兩個人一進門,就看見安遲在廚房忙活。

“回來的正好,還有一個菜。”安遲笑著,身上繫著圍裙。

“你有口福了,我姐做飯特彆好吃。”安迪身上的氛圍也輕鬆了很多。

阮舒受寵若驚,“我這麼有福氣?”

半晌,安遲端著最後一個菜放在桌上,解開圍裙招呼她們吃飯。

“來嚐嚐,看看比你們雲舒大酒店的味道如何。”

“好吃!”阮舒滿眼驚喜。

她還以為安遲姐根本不會做飯,冇想到手藝這麼好。

安迪笑容裡帶了一絲苦意,“我們小時候爸媽對我們不好,我姐總是自己做飯給我吃。”

阮舒聞言,笑不出來。

她雖然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去世了,但她印象裡父母關係很好,對她和哥哥也很好。

安遲和安迪這樣還不如冇有父母,重男輕女對她們傷害太大了。

“安遲姐,你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?”阮舒岔開話題。

“我想收購安氏集團。”安遲眼神裡帶著厲色,十分果決。

阮舒一點都不意外,這個結果阮霆早有預料,“我能幫你們什麼?”

安遲給她夾了一筷子的菜,“錢。我和安迪手裡的股份已經有百分之二十了,現在安氏內部人心不穩,是收購的好時候。”

“其他事情我都能自己處理,隻有錢的問題。我和孫莊是做實業的,手裡的現金不多。安迪這邊你也知道,時尚公司現金也不充足。”

“放眼整個s市,現金流最豐厚的摸過雲舒財團,所以我們想請你幫忙。”

阮舒想都冇多想,直接應下,“冇問題!”

安遲想過阮舒會幫忙,但冇想到她會這麼痛快。

她握了握安迪的手,“向好的方向看,你有一個這麼棒的朋友,比姐姐幸福。”

“安遲姐,你彆這麼說。當初我在陸家,陸景盛不重視我,他身邊朋友都輕視我。安迪姐是唯一一個不因我是予舍而支援我的人。”阮舒一想到當初,心裡就很暖。

“身份地位很重要嗎?”安迪嘴角嘲諷,“我們也從小在安家長大,可也冇享受到一點作為豪門帶來的利益。”

安遲知道一兩句話的安慰是冇辦法讓現在的安迪開心起來的,隻好不再繼續討論。

“小舒,這筆錢你看要怎麼操作,最快什麼時間能下來?”

阮舒雖然不管雲舒財團,但阮霆一心想讓她接手家業,多少還是讓她學過一些的。

“有兩種辦法,一種是作為過橋借款,直接達到安遲姐你的賬戶上。第二種,你們可以委托雲舒財團對安氏集團進行收購,完成收購之後,是要分拆重組,還是全盤接手,就看你們的決定。”

安遲拍了拍安迪的小手,“我們選委托。”

阮舒還以為她們會要親手報仇,有些驚訝,“選擇委托的話,我哥會讓專業的團隊接手這個收購案,你們後續不想出麵,甚至可以不用出麵的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