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是踩著點進的茶室。

她慶幸和岑向珊約的地方離安迪家還挺近,不然肯定是趕不及了。

她一走進包廂,陸景盛就不由得多看了兩眼。

岑向珊也愣了下,“阮總。”

阮舒心裡知道,她這妝和素顏也差不了太多。

“不好意思,來晚了。”

“不要緊,阮總坐。”岑向珊畢竟是乙方,態度很客氣。

阮舒一邊坐下,陸景盛一邊給她倒了杯茶,放在她麵前。

岑向珊看在眼裡,嘴上冇說什麼,隻是把電腦遞給阮舒,“節目的樣片已經出來了,具體的節目流程也在裡麵。”

阮舒簡單看了下,節目不是目前主流的甜寵、搞笑一類,探討深度問題,角度比較犀利。

請的三對嘉賓,一組是已經離婚七年共同在撫養孩子的,一組是剛剛拿了離婚證,正在處理婚內財產以及分割生活的,最後一組是結婚七年因異地原因,準備離婚的。

樣片是節目的先導片,簡單介紹了三組嘉賓的基本情況,以及上節目的訴求。

阮舒看完後,臉色沉靜下來,“比我想象中,更深刻一些。”

“現在網綜的環境不錯,我也想做一檔能讓人記住的綜藝。”岑向珊有感而發。

“那節目當中可以進行植入的時長大概是多少,競品以及合作度的情況怎麼樣?”阮舒切入了正題。

岑向珊看向陸景盛,“這是我邀請陸總也來見麵的原因,請陸總和您說一下吧。”

阮舒來的著急,纔想起她今天隻是和岑向珊約見,陸景盛怎麼在這裡?

陸景盛指了下她麵前的茶杯,“先喝點水。”

阮舒從善如流,邊品茶邊聽他說話。

“三組嘉賓裡有三位都是我司的藝人,這對準備離婚的是節目中最年輕的一對,男藝人是盛世的歌手,女藝人是演員。已經離婚七年的這對裡,男藝人是盛世一哥地位的老戲骨了。”

“這三個藝人都不存在時尚類競品,出鏡配飾可以都用舒意的。”

陸景盛這邊的藝人,植入條件都不錯,阮舒心裡還能鬆一口氣,“那我希望配飾上服裝上可以用我們的秋季新品,這樣對我們的宣傳也能起到不錯的效果。”

陸景盛點了點頭,“但是需要你們的商務部門來和我們這邊做個對接,冠名廣告的合同是你和岑總談,但植入,尤其是涉及到藝人的植入,我們再簽一份合同保險一些。”

“是的。”岑向珊附和,“我這邊也是這個意思,我們節目製作方可以負責統籌藝人,但一些深度植入還是有合同保險一些。”

阮舒思量了一下,舒意和娛樂圈的合作並不多,大多數的交集都是出借禮服。像這樣談廣告,還是第一次。

舒意內部,現在甚至冇有可以負責這個部分的部門。

“我這邊有個困難,舒意因為成立不久,所以品牌公關是外包給了公關公司。那廣告這邊,現在我冇有人能來做,可以用霆舒的名義來處理嗎?”

“不行。”陸景盛對此更瞭解一些,“舒意的品牌形象和設計版權都在舒意手裡,這些都是冇辦法授權給霆舒來處理的。即便你是兩家公司的實際控製人,在合同層麵也操作不了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