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裴欒跑進會議室,喘著粗氣,“哥,小舒被綁了。”

阮霆和安遲、安迪都是神色一變。

“怎麼回事?”阮霆語氣急切。

“是沈遊。”裴欒把雅創和阮舒之間的事情講了一遍。

“我已經讓人去調舒意的監控了,小舒的助理我也讓人接了過來,馬上就到。”

安迪和安遲也不著急走了,兩個人和阮舒的關係都不錯,聽見阮舒出事也都跟著著急。

池萱萱到的時候,就看見這一屋子的老闆。

“阮總、裴總,兩位安總好。”

“你彆害怕,把事情說清楚。”裴欒算是這一群人裡最好說話的,先安撫了一下池萱萱。

池萱萱深呼吸了兩口,“沈遊忽然衝進公司,我看見他的時候就覺得不對勁,趕緊給安保打電話。”

“但是他速度太快了,衝進阮總辦公室,就直接把阮總給拖出來了。等我們反應過來,想上去幫忙,阮總已經被他拖到前台的位置了。”

“我就想著這樣肯定不行,沈遊看起來特生氣,眼神也特嚇人,我就大喊讓大家拖住他。但公司基本都是女孩子,誰也冇那麼大力氣,等保安和保鏢來的時候,阮總已經被拖進電梯裡了。”

“那我們就趕緊順著樓梯往下追。還是保鏢快一點,我追下去的時候,看見兩個保鏢和沈遊在打架。可沈遊應該早有準備吧,用一個什麼噴霧,把兩個保鏢的眼睛給噴到了。”

“阮總就被拖走了。”

池萱萱也是被嚇到了,說到最後哭了出來,“對不起,阮總裴總。”

阮霆縱使平常鎮定,可一聽見阮舒出事,也坐不住,“看見他往什麼方向走了嗎?”

池萱萱搖頭,“但我記下了他車牌號,他的車就停在了公司門口。”

阮霆示意裴欒,裴欒趕緊把車牌號記下來,去調監控。

“我也去幫忙。”安遲跟著裴欒一起。

“先喝點水。”安迪給池萱萱倒了杯水,很溫柔的照顧她情緒。

池萱萱摸了一把眼淚,“安總,謝謝您。”

安迪語氣輕柔,“這事情不是你的錯,是沈遊太過分了。我知道,你們公司在籌備秋季新品釋出會,對吧。”

池萱萱用力點頭,“嗯。”

“我跟你回去一趟,先把公司的員工安撫好,讓大家不要把訊息外傳。”安迪心思細膩。

“對對,這事情不適合曝光。”池萱萱這才醒悟。

阮霆目光一直放在安迪身上,似乎經曆了最近的事情,她更沉靜了。

安迪和池萱萱起身要走,他忽然開口,“我讓司機送你……你們。”

她今天是搭安遲的車過來,也就不推辭,“好,小舒有訊息告訴一聲。”

此刻。

沈遊的車上。

寬大的七座suv上,沈遊把後座椅放到,和後備箱連在一起,空間很足。

阮舒手臂和腿上有不少擦傷,警惕的看著他,“你要乾什麼?”

“阮家,嗬……”沈遊冷笑著,目光不屑。

“你們這些豪門,就是喜歡看不起人。可你們不就是出身好了那麼一點,憑什麼看不起我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