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對沈遊十分不理解,她捫心自問,冇對沈遊做什麼過分的事情,方案上也冇要求的過於嚴苛。

要不是陸景盛細心,她都不知道沈遊跟蹤尾隨自己。

“你在委屈什麼?”她皺著眉頭。

“委屈?”沈遊嘴角嘲諷,“我纔不委屈。”

“阮舒,你隻不過是阮家收養的,高傲什麼?難不成我還配不上你了嗎!”

阮舒從他的話語裡聽出了濃濃的自卑,“我不喜歡你,和我的身份你的身份都沒關係。”

沈遊抬手給了她一巴掌,疾言厲色,“呸!陸景盛和裴欒圍著你轉,你當然看不上我。”

阮舒被他打的歪過頭,臉上火辣辣的疼。

不等她再解釋什麼,沈遊又捏上了她的下顎,“就因為我不是公司老總,不是什麼豪門大家族,是吧!”

阮舒覺得,大概自己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了。

“你抓我來,到底想乾什麼?”

“彆以為我不知道,我的人都告訴我了,雲舒財團新投資了一家公關公司。霆舒跟我的續約不肯漲價,合同拖了整整半個月才簽,就是想扶植新公司,取代我是不是!”沈遊聲色俱厲的質問。

阮舒根本不知道這些情況,要不是舒意需要,她甚至根本不會和他有接觸,這簡直是無妄之災。

“我不知道你從哪裡聽來的訊息,這些我都不知道。”

沈遊冷笑,“你會不知道!”

他鬆開掐著阮舒下顎的手,將她甩在一邊,“那顧家呢?林家呢?每個和你阮家合作的公司,哪個有好下場?”

沈遊忽然拔高了聲音,“公司裡這些人,每個都上有老下有小!你們可以把合作方用完就扔,自己賺的盆滿缽滿,那我們呢!”

阮舒終於嗅到了一絲味道,顧家……

“是顧家的人告訴你雲舒財團投資了新的公關公司?”

“想套我的話,冇門!”沈遊笑的猙獰,“阮舒,你就該死!”

阮舒緊張的攥起拳頭,指甲鉗進掌心的肉裡,刺的她生疼。

她剛剛聽見沈遊打電話了,隻說了她在他手裡,條件、錢一概冇提。

她有種不太好的預感,沈遊可能是想要她的命。

“沈遊,你是真心想追我嗎?”她開口試探。

“呸!你算什麼東西,我看見你就噁心!”沈遊嘴臉嫌惡。

阮舒皺眉,“你有喜歡的人,在為她辦事,對嗎?”

……

安迪帶著池萱萱回到舒意時尚,發現陸景盛竟然在公司門口。

他手裡拿著一隻檔案袋,看見她們兩個人迎了上來,“阮舒不在公司嗎?”

安迪默了片刻,“你也一起上來吧,小舒被沈遊綁架了。”

陸景盛心頭一沉,晃了晃手上的檔案袋,“看來,我來晚了。”

三人坐上電梯上樓,安迪教池萱萱鎮定下來,到公司要如何安撫員工。

池萱萱勉力讓自己撐住,電梯門一打開,就和安迪兵分兩路。

她去各部門做安撫,安迪和陸景盛去了阮舒的辦公室。

“你剛纔的話是什麼意思?”安迪語氣急切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