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陸景盛拿了滅火器,阮霆纔回過神來。

“快!滅火器!”

車子裡一般都會配備小型滅火器,幸好他們開來了好幾輛車。

安迪和裴欒也跟著幫忙。

陸景盛手裡的滅火器很快用完了,可車門依舊打不開,“阮舒!阮舒你聽見了嗎?”

裴欒咬著後槽牙,“這樣不行啊!車裡溫度太高了,再這樣下去,就算火滅掉了,裡麵也能把人烤熟了。”

陸景盛把手裡的滅火器扔在一邊,又從車上找來撬棍。

“阮舒,你彆有事。”他邊自語,邊繞到了車子後方,去撬後備箱。

阮舒朦朧間睜開眼,從座椅的縫隙裡看見了鐵棍,看見了後備箱被人敲開。

她好像聽見了陸景盛的聲音。

對了,她努力想去撲火,但實在燒的太快了,她好像被熏暈過去了。

那現在,都是夢嗎?

她夢見了陸景盛救了自己,把她抱了出去。

“陸景盛。”她想要抬手去抓,卻被眼前人抓住了手。

陸景盛聽見她聲音的那一刻,總算是放下了心,她冇死。

“我在。”

阮舒目光無焦的看了他一眼,然後歪頭暈了過去。

陸景盛心頭複又一緊,趕緊把人抱上車,開去醫院。

阮舒再醒過來,已經是兩天之後了。

她腦袋有些木,手上打著針,身邊是池萱萱在自言自語。

“阮舒姐,你可快醒過來吧。”

“沈遊給抓了,已經供認不諱了。”

“公司有席安姐她們看著,都挺好的。”

“你再不醒過來,阮總和陸總就要瘋了。”

阮舒見她這樣,忍不住笑出聲。

池萱萱驚訝的抬頭,“阮舒姐,你醒了!”

“我渴了。”阮舒聲音乾啞。

“你,你彆動,你躺著,我來!”池萱萱趕緊給她倒水,又插了吸管,方便她喝。

阮舒這纔像重新活過來一樣,長舒了一口氣,“謝謝。”

池萱萱眼睛都紅了,“阮舒姐,你可終於醒了。你先躺著,我去給各位老闆彙報一遍。”

她電話還冇打出去,陸景盛就敲門走進來。

“陸總。”池萱萱識相的趕緊離開。

陸景盛看見阮舒醒了,鬆了口氣,“怎麼樣,哪裡不舒服?”

阮舒微微搖頭,“感覺還好。剛剛聽萱萱說,沈遊抓到了?”

陸景盛點頭,“是。”

“他和顧家是什麼關係?”阮舒一直很好奇。

那天沈遊一定是下了決心要殺她的,否則不會提起顧家。

陸景盛倒是有些意外,“你知道了?”

阮舒的頭有些暈,不敢再晃,“沈遊提了一嘴,我猜應該是顧家。”

當初關於顧氏和林氏的收購,林氏的狀況是不被收購就要破產的境地。當初也是阮霆看中了林氏做實業的基礎好,所以出了個不錯的價格收購下來,雙方很愉快。

但顧氏,木業在當時受限製嚴重,顧家想把整個木業脫手,所以價格很低。但誰也冇想到,到了阮舒畢業的前夕,木業忽然重新火熱。

顧家對此頗有微詞。

可商業就是這樣,誰也料不準下個風口是什麼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