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霆是極理智的,很快就把情緒穩定下來。

的確,當初收購顧氏是你情我願,現在把賬算到阮舒頭上,未免過分。

“你好好休息,這件事,哥來解決。”

阮舒躺在病床上,樂得把事情交給他。

畢竟她手裡還有秋季新品釋出會的事情呢。

阮舒在醫院躺了三天就恢複過來了,康複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回公司。

席安應和裴欒那邊對接完,新品的做出來了第一批。

“剛回公司,給你看點讓你開心的。”席安帶著她去了自己辦公室。

移動衣架上掛著新衣裳,玻璃展櫃裡放著新首飾。

席安大手一揮,“領導,檢閱一下吧。”

打板的樣品比阮舒預想中還要好一些,“真不錯。”

“紀白和葉彤都是頂尖的設計師,設計這個level的產品,手到擒來。”席安對樣品也非常滿意。

阮舒看了眼首飾,“首飾尺寸簡單,細節上讓再磨一磨問題不大。樣衣一定多少幾個人來試,比例儘量做到最優。”

席安微笑應和,“放心吧,都安排好了。”

阮舒心裡鬆了口氣,“看樣子,以後把公司交給你們,我真的能完全放心了。”

“還有個好訊息。”席安把一隻信封遞給她。

“你不在的時候,有人送到前台的,雖然冇落款,但我看信封是陸氏集團的。”

阮舒帶著疑惑,拆開了信封,裡麵竟然是手寫信。

“阮舒:

不想你康複之前操心工作,所以選擇讓人把信放在你公司。

盛世的公關部門已經獨立成公司,若需要品牌公關、推廣和運營,可與我聯絡。

另,岑向珊詢問我你的近況,我已經答覆過。如你需要商務部門的籌建,來應對接下來的品牌推廣、商務合作,我也可幫忙。

順頌商祺。

陸景盛留。”

阮舒還是第一次見到陸景盛手寫的字體,筆鋒銳利,遒勁有力。

她不知道,自己看完信時,嘴角彎起帶著笑意。

“我想籌備個商務部門。”她收起信紙,看向席安。

“我在這方麵,能力有限啊。”席安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。

阮舒琢磨著,公司現在大多數都是設計方向的人才,讓她們來做商務,的確有點強人所難。

“那你就管著設計這攤,我回辦公室了。”

席安看她急匆匆的走,心裡估摸著是要去找陸景盛了。

阮舒處理完工作,目光落在桌上的手機上。

猶豫了下,她給陸景盛打了過去。

此刻的陸景盛正在開會,手機猛然間響起來,他瞥了一眼,就拿上手機離開了會議室。

會議室裡的高管麵麵相覷,甭管是失憶前還是失憶後,陸總還從來冇有中斷開會出去接電話的情況。

“你,晚上有時間嗎?”電話那邊,傳來阮舒的聲音,帶著幾分小心。

“有。”陸景盛不敢說其他,生怕向上次一樣,耽誤了一晚,就約不到了。

阮舒那邊的聲音輕鬆了很多,“那今晚雲舒見。”

陸景盛卻冇答應,“我晚上去接你吧,吃點不一樣的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