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說著,拿出了手機,對準了安家父母。

“你們不怕丟人,我就發到網上讓大家好好看看你們的嘴臉。”

“你!你彆拍!”安夫人在椅子上坐也不是,不做也不是。

安鵬海見她軟硬不吃,也不敢再鬨了,“阮總,你拍就拍,我們不怕!你摻和我們家事兒,幫安遲她們姐妹收購我們公司,說破大天去也是你們不對!”

“今天,你不給我們個說法,我們肯定不走了!”

阮舒眼神不屑,“你們想要個什麼說法?我聽聽。”

安鵬海咬了咬後槽牙,“你解除和安遲的委托,不能收購安氏。”

阮舒臉色冷峻,“安總,你好歹也是公司老闆,一家之主。安遲的委托是和我簽的嗎?我有什麼權利解除?這跟我有什麼關係?”

“兩位這麼本事,怎麼不去找我哥啊?”

她這話問的紮心。

安鵬海動了動嘴,心裡想說,他們找不到阮霆,也進不去雲舒的大樓。

阮舒也看出來他們的目的了,“以為我是阮家的養女,阮霆不把我放心上,所以纔來鬨我,是嗎?”

她說中了安鵬海的心思,可他又不能承認。

“我不認識什麼阮霆,我就知道,安迪跟我們斷絕關係,就是你鼓動的!”

阮舒冷笑一聲,“以為我是軟柿子,是吧?”

“萱萱,報警。”

她之前還犯愁幫不上安迪姐什麼忙,現在安家這兩位既然找上門來了,她再不做點什麼,就說不過去了。

安家父母一聽這話,嚇的趕緊站起來,“我們走了!”

阮舒一身霸總氣勢,“你們以為這是什麼地方,由得你們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?今天,我就好好讓你們知道知道尋釁滋事怎麼寫。”

她一揮手,讓保安把人看著。

警官一到舒意,池萱萱就把監控視頻和安家父母一起交給她們。

“是她們非法囚禁,我們是要走的!”安家父母還在狡辯。

“不管你們是什麼糾紛,先到警局做筆錄。”警官一視同仁。

安家父母索性又坐在地上,“不,她都要搶我們家公司了,你們不管。我看你們就是官商相護,你偏袒她!”

警官臉色難看,“身上的執法攝像頭對準他們兩個人,來,看好了啊,都拍下來了。”

“強製執行,帶走!”

阮舒讓池萱萱跟著去處理,自己站在前台,朝著被警官帶走的安家父母擺了擺手。

席安帶著列印好的方案走了過來,“真是林子大了,什麼鳥都有。安迪姐那麼好的一個人,怎麼攤上這樣的父母。”

“方案看完了?”阮舒切入正題。

“嗯,看完了。”席安臉上帶著滿意的笑,“你那裡找的團隊,方案很刁鑽。”

阮舒帶她進了會議室,纔開口,“陸景盛把盛世娛樂的公關部門獨立成了公司,擴展成正規的公關公司。除了公關業務之外,拓展了廣告業務。”

席安嚴肅起來,“雅創出了沈遊的醜聞,一時半會兒是恢複不過來了。盛世這個時候獨立出公關公司,是強占市場的好時機啊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