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裴湘菱原本還想哭訴,但對上陸景盛那凝滿寒霜的眼睛,頓時嚇得一動不敢動。

她從來冇在陸景盛這裡見過這種眼神,不帶任何溫度和情緒,冷漠地像是在看一個死人。

陸景盛肯定是覺得自己受到了她們母女的欺騙,畢竟在她們口中,她們一直是被裴欒欺辱的角色,纔沒有這麼強勢的時候。

可剛纔,母親一怒之下做出的反應,根本和她們之前說過的謊話背離。

所以……

陸景盛是知道了她們的真麵目,現在是想和她們翻臉嗎?

裴湘菱一下子慌了,拉住陸景盛的胳膊試圖解釋:“陸哥哥,你先彆生氣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,這裡麵還有誤會。”

“鬆開!”

陸景盛表情冷漠地避開裴湘菱的觸碰。

“誤會?”阮舒忍不住冷笑,“那你們母女倆身上發生的誤會可真多啊。”

她又看向陸景盛,“真相想來陸總也看到了,就不用我多說了。我冇那麼多時間繼續陪你們玩,走了。”

說完,就和裴欒一起離開了早已經兵荒馬亂的病房。

他們走的時候,陸景盛還留心觀察過,阮舒的臉上並冇有一點波瀾,頭也不回就和裴欒離開。

她和裴欒……是真的在一起了嗎?

陸景盛心像是被人挖空了一塊,直到耳邊傳來裴湘菱的聲音。

“陸哥哥……你聽我解釋好不好?”

陸景盛臉色冰冷,“不用了。”

“我不會再被你們欺騙。”

“陸哥哥……”那瞬間,裴湘菱的臉色煞白。

“也彆這麼叫我,讓人聽著噁心。”陸景盛露出嫌惡的表情。

方玲既然這麼嫉恨裴欒的生母,想來對裴鈺也不會好到哪裡去。

裴鈺雖然是個警察,但他並不是個聖人。

不可能感受不到方玲的心機,和她對原配以及原配子女的厭惡,那麼他根本不可能對方玲的女兒裴湘菱那麼好。

從頭到尾,不過都是裴湘菱和方玲的謊言,讓他誤以為自己對裴湘菱有所虧欠。

“陸哥……”裴湘菱試圖解釋,卻對上陸景盛冰冷的眼神,頓時噤聲。

“我不想再看到你們,以後也彆再來找我。”

說完,轉身欲走。

裴湘菱卻在這時突然撲過來抱住了他的腿。

“不,陸哥哥!你不能不管我們,二哥不肯和阮舒分手,爸爸一定會把我們趕走的,到時候我們就徹底活不下去了!”

裴湘菱是真的很害怕,這一刻她不允許自己放開陸景盛。

陸景盛滿是嘲諷,“過不下去?”

裴湘菱哭得可憐兮兮,“陸哥哥……”

陸景盛眼底一片冰寒,如果不是裴湘菱,他也不會和阮舒走到這一步。

阮舒還會是他的妻子,而不是和其他男人並肩一起,他隻能眼睜睜看著。

“既然在這裡活不下去,就滾出國吧,也省得再去礙人眼,給小舒添麻煩。”

裴湘菱被他眼底的寒意給嚇到,有一瞬間,她幾乎以為陸景盛要殺了自己!

等她回過神,已經不見陸景盛的人影。

她什麼都冇了。

不,她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!

裴湘菱眼底閃過狠意,拿出手機給陸母撥過去電話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