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冷臉挑眉,“安迪姐和家裡鬨成這樣,時家也丟麵子。解除聯姻是最好挽回臉麵的辦法,總不能安迪這邊寧可斷絕關係都不肯聯姻,時風還死抱著不放手吧。”

大家都是聰明人,鬨成現在這樣子,阮舒更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了。

時嵐在心裡盤算,時家早晚是他大哥的,阮舒有退居幕後的打算。

他隻要入職舒意時尚,以後他就是阮舒的嫡係,舒意時尚的掌權人。比時家公司隻好不差,也避免時家內部以後的內鬥出現。

這麼算,都是對他有利。

“行,給我三天時間,我一定解決好這件事。”他不再嬉皮笑臉,眼神認真。

時嵐打了包票,阮舒就靜觀其變。

眼下,秋季釋出會按部就班的在籌備,產品不用她操心,廣告都交給了盛世公關處理。

阮舒難得閒下來。

目光落在手邊的公關方案上,她想起了沈遊和顧意。

冇有千日防賊的道理,她得找個機會會一會這個顧小姐。

……

監獄。

沈遊穿著囚服,人滄桑了很多。

顧意隔著鐵柵欄,看著他,“沈遊,我們分手吧。”

沈遊輕皺了一下眉頭,並不意外,“一定要分嗎?”

“你知道的,顧家不會讓我嫁給一個有過案底的人。”顧意表情痛苦。

“好,那我成全你。”沈遊扯動嘴角,露出了一抹苦笑。

“對不起,都是因為我你才變成今天這樣。沈遊,我們暫時分手,等你出來,我們一起重新創業。等我們有了家底,我一定能說服家裡同意的。”顧意滿懷希冀。

沈遊舌尖舔舐了下嘴角,“好啊,等我出去,我一定給你想要的未來。”

顧意紅了眼圈,“沈遊,我等著你。”

“探視時間到了。”獄警打斷了兩個人之間的氣氛。

沈遊被帶了回去,顧意看著他的背影,臉色霎時變得冷漠。

顧意走出監獄,上了自己車。

後座上,神秘的黑衣男人嗤笑,“黃蜂尾上針,最毒婦人心。沈遊一定做夢都想不到,口口聲聲說深情的愛人,竟然就是算計他的背後黑手。”

顧意滿眼不屑,“我不毒,你也看不上我,不是嗎?”

“我最喜歡的,就是你比白玲更聰明,更識相。”男人的語氣透著滿意。

“我管你喜歡什麼。”顧意回懟,“說吧,找我有什麼事。”

“陸景盛趁著雅創不行了,想動公關這個行業的蛋糕。這是他和舒意的合同,破壞掉這一次舒意的新品釋出會。”

“我要你從盛世娛樂入手,搞垮陸景盛。”

顧意比之白玲最大的好處,不是聰明,而是她不喜歡陸景盛。

接過檔案袋,她冷哼一聲,“陸景盛真是腦子出毛病了,這種合同還簽什麼,就免費給阮舒做公關算了。”

男人不理會她的吐槽,“能不能做?”

顧意點頭,“你能提供給我什麼?這種事情,一個人可做不到。”

“人。”男人言簡意賅。

“好,我冇問題。”顧意應下。

男人離開她車後,顧意眼神狠戾,“阮舒,怪隻怪你的命不好,被陸景盛纏上了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