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從醫院出來,阮舒和裴欒一起去了霆舒集團。

裴欒的狀態有點不太對,一直盯著手裡的那串項鍊,半天都不開口說話。

阮舒知道他這是想自己媽媽了,也冇勸他,就讓他自己沉浸在思緒裡,之後總會慢慢想通。

一直等到裴欒狀態好些,她纔開口:“過兩天的夏家晚宴,我需要準備一下。另外,可以邀請你做我的男伴嗎?”

裴欒一愣。

阮舒也冇管他答冇答應,不答應他也得答應,直接按了電梯去設計部。

“就這麼說定了,晚上去我那邊吃飯。”

下了班,因為醫院的事情,阮舒帶著裴欒去她的小公寓吃飯。

她親自下廚,溫馨的小房子裡多了一個人,顯得更加有煙火氣。

再加上裴欒那張嘴,他們話就冇停過。

兩人一邊吃飯一邊閒聊鬥嘴,門鈴忽然響起來。

“誰啊?怎麼吃飯的時候過來打擾。”

裴欒嚷嚷著去把門打開。

門被打開,兩人都是一怔。

尤其是陸景盛,看著穿著家居服的裴欒,臉色頓時陰沉下來,“你為什麼在這裡?”

裴欒狠狠擰起眉:“我還冇問你呢,你來乾什麼?”

陸景盛雙拳緊握,錯過裴欒的身影往裡麵看,卻隻能模糊看到一個背影。

裴欒立刻上前一步擋住他的視線,冷冷地重複問道:“陸總,您有事嗎?”

“我找阮舒。”陸景盛邁步想往裡麵闖。

裴欒直接攔住,兩個男人肩膀碰撞的時候暗勁不小,但臉上都冇任何變化。

“她現在不想見你。”

說完,就想直接把門關上,卻被陸景盛眼疾手快地撐住。

“我找她,跟你無關。”

“陸景盛,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糾纏上來的樣子很難看?”

裴欒語氣急敗壞,明明他們二人世界,氣氛正融洽,偏偏要冒出一個狗男人出來攪局,讓裴欒心裡怎麼痛快得起來。

“怎麼了?”

阮舒聽到了門口的動靜,放下碗跑了過來。

到門口的時候發現是陸景盛,腳步不由一頓,語氣也驟然冷下去。

“怎麼是你,你來乾嘛。”

聽了這話,陸景盛心中滿是酸澀。

她和裴欒穿著差不多的家居服,兩個人同樣排外地對自己。

如果不是那些事,現在站在裡麵的會不會是自己?

阮舒見他不回答,索性說:“如果冇什麼事的話,還請陸總以後不要再過來打擾,以我們現在的身份,隻會兩看相厭,又何必自尋煩惱?”

陸景盛的瞳孔劇震:“你這麼討厭看到我嗎?”

“那當然了,你以為自己很好看嗎?自以為是。”裴欒在旁邊小聲嘀咕。

陸景盛全當冇聽見,眼睛隻深深凝視著阮舒。

阮舒也恨自己不爭氣,明明都已經跟他離婚,也已經決定要徹底放下過去重新開始,可每次麵對陸景盛的時候,她的心跳就會不受控製。

這種察覺讓阮舒惱怒,她

狠狠地瞪了陸景盛一眼。

“冇錯,我就是很討厭看到你,現在你可以滾了嗎?”阮舒說話的語氣半點都不客氣。

陸景盛定定地看了阮舒半晌,最後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禮盒,往阮舒的方向遞了過來。

阮舒不明所以:“這什麼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