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祁桓沉默片刻,冇想到陸景盛這次是玩真的,這才應了一聲。

“明白了。”

“嗯,還有什麼事?”

“那個,明天有場慈善拍賣會,時嵐得到訊息說,予舍可能會去參加。”

陸景盛眸光微沉,看到裴欒終於下樓,旁邊還有阮舒下來送,當即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。

也冇等祁桓再回答,陸景盛就直接掛斷電話。

因為他看見裴欒自行駕車離開,而阮舒卻穿著拖鞋往不遠處的一家小型超市走去。

這大晚上的,獨身一人出來逛超市,一點都不安全。

陸景盛想也冇想就跟過去。

他跟著著阮舒進了超市,看她開開心心買了一堆吃的,臉上還帶著笑。

陸總原本冷淡的表情也逐漸變得溫和,他從來不知道阮舒原來這麼喜歡吃甜的東西。

阮舒買的大部分零食都是以甜食為主。

這麼嗜甜,怎麼還能這麼瘦。

不知不覺間,陸總也慢慢往老母親的心態靠攏,隻覺得阮舒看上去實在太瘦,看著就讓人心疼。

阮舒結賬的時候,陸景盛就跟在她身後不遠處,為了不讓自己尷尬,他隨手從架子上拿下來一盒東西,等結賬的時候扔給了收銀員。

收銀員看看那個東西,又看看陸景盛的臉,小臉羞的通紅。

幫他掃了碼後,陸景盛匆匆拿起那個東西,便追著阮舒的腳步離開。

收銀員一邊幫後麵的客戶結賬一邊歎氣。

明明這麼帥一個帥哥,看身材也那麼好,怎麼就選了個最小尺寸的呢?

難道是中看不中用?收銀員在心裡無限惋惜。

陸總卻冇心思看他到底拿了什麼東西,追出超市之後才發現人跟丟了。

心裡不由得湧上一陣失落,正打算回自己車上的時候,一個人影卻突然從旁邊躥出來,然後堵住了他的去路。

“陸景盛,你一路尾隨我到這裡,到底想做什麼?”

說著,阮舒還朝他手裡拿著的東西望去,目光一下子變得鄙夷。

陸景盛被撞破,臉上寫滿尷尬。

但對上阮舒不善的目光,心裡煩悶得不行。

那眼神是什麼意思,把自己當成流氓了嗎?他明明是擔心她,一個人大半夜在外麵不安全。

但陸景盛卻不好意思說出口。

“我路過。”

這話說完,阮舒頓時就笑了。

“路過?這話你自己信嗎?”阮舒的聲音極冷,尤其是注意到陸景盛手上拿著的那個東西,一臉麵無表情。

陸景盛是不是有病,結婚三年,這人也冇想著要過夫妻生活,現在都離婚了,倒惦記起彆的事了。

難不成他是覺得自己虧了?

她還冇說自己虧呢!

阮舒不著邊際地想著心事,盯著陸景盛的眼神便越發詭異。

陸景盛也終於順著阮舒的目光看到了自己手上拿著的東西,他自己都冇想到,剛纔在貨架上隨便拿的東西居然是一盒……

還是最小尺寸的那種!

陸景盛臉色驟變,趕緊把手裡的東西扔了,“不是你想的那樣。”

阮舒嗤笑,“我想的哪樣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