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捧著花從辦公室裡走出來,正好碰上池萱萱拿手機偷拍。

池萱萱尷尬的把手機藏起來,“阮總。”

阮舒冷著臉,“扔了。”

“啊?”池萱萱驚訝,她還以為是陸總送來的,打算偷拍個阮總收花開心的照片呢。

“挑顯眼的地方扔。”阮舒強調。

池萱萱看她心情不好,趕緊接過花離開。

“這要往哪兒扔啊?”

“顯眼的地方……”

池萱萱繞著辦公室走了一圈,最後把花放在了公司大廳門口的垃圾箱上。

她還特地去囑咐了一下前台和保安,不許撿走,隻能等收垃圾的阿姨來收走。

於是,喬司來的時候,一眼就看見了門口很顯眼的玫瑰花。

他眼底閃過不悅之色,走進了舒意時尚。

他今天是做了預約纔過來的,生怕阮舒給他拒之門外。

阮舒剛打開電腦,池萱萱就回來彙報,“阮總,喬總來了。”

“帶他去會客室吧。”阮舒琢磨著,喬司既然盯上她和阮家了,逃是逃不掉的,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。

她走進會客室,去見喬司,“喬總。”

喬司動了動手指,讓自己的助理出去。

“阮小姐,彆來無恙。”他的華文說的很流利。

“喬總有話不妨直說。”阮舒不打算跟他客氣。

喬司指了指門外,“阮小姐不喜歡玫瑰花嗎?”

阮舒笑笑,“是不喜歡送花的人。”

喬司挑眉,“花冇錯,阮小姐大可不必扔了。”

“在我們國家,對喜歡的表達都比較含蓄。其中就包括了,女孩如果接受了送花人的花,就證明心裡也是喜歡這個人的。”她耐心解釋。

“我記得今天要見喬總,所以讓人把花扔在了你能看見的地方。也是希望,用我的方式告訴你,我不喜歡你,所以不會接受你的花,也不會讓人誤會我與你之間有什麼瓜葛。”

看她一副涇渭分明的樣子,喬司臉上的笑容淡了幾分,“阮小姐一定要這麼拒人於千裡之外嗎?”

阮舒點頭,“私以為,感情這種事情,還是早說清楚的好。”

喬司攤手,模樣無辜,“那阮小姐對陸先生,也是如此嗎?”

“那天的飯局,我的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,我冇有喜歡的人。”阮舒眼神堅定。

“但是。”她頓了頓,“陸先生畢竟是我的前夫,冇有愛情,我和他還是親人。陸先生也不曾做過為難我一定要接受他心意的事情,這一點上,他讓我很舒服。”

喬司還想繼續話題,追問她。

阮舒卻抬手打斷,“喬先生,如果冇有什麼重要的事情,恕我不能招待了。我還有事。”

喬司急忙開口,“關於a國vr技術的投資……”

“喬先生。”阮舒不留情的站起身,“那是你和我哥哥之間的公事,和我冇有關係。”

“我的意思是,阮家共榮一體。你如果想阮家拿下來這個項目,我們之間可以深入談一談。”喬司雙腿交疊坐在沙發上,模樣胸有成竹。

阮舒冷眼看他,明白他的意思。

無非就是,這個項目含金量極重,如果能拿得下來,s市甚至全國上下阮家都再無敵手。

而想拿下來這個項目,最好的辦法就是她答應和他在一起。

阮舒有點好奇,這種手段,到底是國外也會用,還是喬司華國化太好,學的太快,s市這商業聯姻的手段,他學了個十成十。

喬司見她不說話,嘴角噙著笑意,“沒關係,我有的是時間,阮小姐可以好好考慮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