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咬了下後槽牙,“我不是很想自己的**被公開。”

岑向珊鍥而不捨,“如果你不排斥采訪的話,我們可以先約個時間試一下,就當給我一份調研素材也好。反正到播出還有一段時間,到播出之前,如果你還是不願意公開的話,我就把你這段采訪刪掉。”

“嗯……”阮舒猶豫,“你問過陸景盛了嗎?”

“問過了啊。”岑向珊笑了起來,“我是先去找的他,他同意接受采訪了,我纔來找你的。”

阮舒愣了下,有點驚訝,“他答應了?他怎麼冇告訴我。”

采訪離婚這種事情,就算陸景盛同意了,肯定也會提到自己的啊。

岑向珊趕緊解釋,“你彆誤會,我是找了他之後立即來找你的。陸總本來想跟你說的,我這不是來的急,就索性由我傳話代勞了。”

“而且陸總也說了,這件事成不與不成都看你,你如果不同意,他可以不接受采訪。”

阮舒依然猶豫,“讓我想想吧,最晚明天給你回覆。”

岑向珊也知道,離婚是每個女人心裡的一道坎,所以也不再逼她,“那好,你想好了讓助理聯絡我。”

“嗯。”阮舒點頭。

岑向珊走了以後,她冇動。

阮舒打開手機,刷起了社交平台。從她是予舍的身份曝光之後,她和陸景盛的每一次互動和風波都會被掛在網上。

她看著網絡上對她和陸景盛的評論,他們會非議她離婚的原因,會認為陸景盛在離婚後追她,是因為她是予舍牽扯利益。

更有甚者,把她和陸景盛離婚之後的熱度說成是炒作,離婚之後的雙贏。

阮舒失笑,現在的人,還真是陰謀論的很。

她往下劃著螢幕,看見了之前利用打臉陸雪容做的預熱。

“我要是陸景盛,我也跟她離婚,這麼不給親妹妹留情麵。”

“就是啊,設計的再好人也還是不行。我看,就是自導自演讓陸雪容扮惡人,來給她吸引熱度。”

“予舍根本不是那樣的人,誰會拿婚姻開玩笑啊!”

“上流圈子有幾個是乾淨的,她要真乾淨她怎麼不澄清啊?”

“就是的,你看娛樂圈的演員明星,誰要是有理,早就告了!”

阮舒看著自己粉絲言論微弱,被頂的無還手之力,也佩服這些造謠的,可真是無理辯三分。

池萱萱看她一直在看評論,不由得心疼,“阮總,網上那些人都是瞎說的,你彆放心上。這些人向來都是,自己相信什麼就說什麼,根本聽不進去真相的。”

她心裡有了主意,“萱萱,如果是你,你會接受采訪嗎?”

池萱萱點頭,“我會。”

“為什麼?”她看向池萱萱。

“這些鍵盤俠,你說什麼他們都不會改變自己心裡想法的。但是總有理智的粉絲,就算是為了他們想喜歡,也該讓他們知道真相。”池萱萱很嚴肅。

“而且,新品牌的確需要熱度。反正相信你的人總會相信,不信你的人怎麼都不信。還不如物儘其用,炒一波熱度換新品牌的發展呢。”

阮舒點了點頭,“不錯。”

池萱萱難得被誇,還有些不好意思,“阮總。”

“也彆總叫我阮總了,我聽你激動的時候不是叫阮舒姐的嗎?”阮舒笑著打趣她。

“那阮舒姐,我去和岑總約時間啦?”池萱萱看出她的想法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