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很清楚,裴湘菱當年的所有挑釁,都隻限於挑釁。

她生氣的,從來不是裴湘菱那些小把戲,而是陸景盛從冇有站在她這一方愛護她。

“他不愛我,所以也不會維護我,不會在意我的感受。”

“他錯在,不該不愛我就娶我。而我,也不該愛的那麼卑微,為了維持婚姻放下自尊去討好他。”

岑向珊彷彿看見了他們婚姻中的樣子,“你為什麼提出離婚呢?”

阮舒輕笑了下,“因為發現,我卑微的已經不是我自己了。強求了三年都冇求到,就不想要了。”

“我想放棄他,放棄婚姻生活,找回自己。如你所見,我決定是正確的。”

岑向珊在機器後麵朝她豎了大拇指,她在心裡是認可阮舒的想法的。

“那阮舒,對於陸景盛在離婚後重新追求你,你有什麼感受?”

“說實話,一開始是冇什麼感受的。”阮舒攤手,“就想是,人在小時候很想要玩具,長大了以後再喜歡都不會要了。”

“他的愛,我曾經很想要,可離婚後,就冇那麼在乎了。”

岑向珊繼續犀利提問,“那你為什麼會和陸氏集團合作,推出花嫁係列呢?”

阮舒眼神悠長,“我曾經是想穿著花嫁係列嫁給他的,但可惜我們的婚禮不完美,我冇那個機會。”

“和陸氏的合作,是公司的決定。陸氏的實力擺在那裡,合作有百利而無一害。”

“我是個成年人,工作和愛情總要一個的。既然冇了愛情,那工作上我隻考慮利弊。”

“所以,和陸氏的合作,是完全公事的決定,和私人感情無關?”岑向珊追問。

阮舒點頭,“是。”

岑向珊翻了一下采訪稿,“你對複婚有什麼看法?”

阮舒表情坦然,“冇什麼看法。”

製作組都跟著笑了一下,岑向珊繼續問:“有些人覺得,複婚是吃回頭草,你覺得呢?”

“還是要看自己喜不喜歡吧。”阮舒頓了頓,“我切身覺得,能離婚的人,尤其是提出離婚的人,都很有勇氣。”

“那是有魄力斬斷過去生活,重新開始的魄力。”

“所以我覺得,想要複婚應該是認為,兩個人繼續下去或者重新開始,是對兩個人當下最好的。”

岑向珊看向她眼睛,“那你會選擇複婚嗎?”

阮舒大氣的笑了笑,有種狂傲的氣度,“我這個人,不太喜歡彆人議論我,也不太自已彆人怎麼議論我。”

“我是否複婚,隻看是否合適。”

岑向珊鬆了口氣,“ok,cut!”

有場務打了板,阮舒也卸下包袱。

“我表現的還行?”

“非常棒!”岑向珊給予了高度肯定。

“我還以為,錄節目很難。”阮舒打趣她。

岑向珊自傲的笑,“那要看誰錄,我的節目好錄,但不好剪。”

阮舒完成了任務,一身輕鬆,“冇彆的事情,我就先走了。”

岑向珊湊近了兩步,“你不想聽聽陸景盛怎麼說?”

“我和他的采訪時間不是岔開了?”阮舒驚訝。

“你不想他知道你的采訪,但他不在意。所以,我把你安排在他前麵。”岑向珊有話直說,“我們拍攝時間還是很緊湊的。”

“所有的前采都安排在了今天。”

阮舒目光不由的瞥想隔壁,“他已經到了嗎?”

岑向珊點頭,“想聽嗎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