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覺察到,自己的心跳變快。

說不想,就是在騙自己。

“想。”

“走!”岑向珊很利落,帶著她走向佈景後麵。

阮舒看著已經準備好的小凳子,感受到岑向珊的早有預謀。

池萱萱識相的冇湊熱鬨,去找工作人員看阮舒的錄影回放,看看需不需要補拍。

陸景盛一身淺灰色西裝,妝造之後臉型輪廓更立體了一些。

岑向珊坐在機器後麵,“陸總可比旗下的藝人還帥!”

阮舒心道,岑向珊說想簽她,也是一個道理,隻為緩和氣氛吧……

“多謝誇獎。”陸景盛謝的一點都不走心,臉上彷彿寫著,我知道自己很帥的樣子。

“我們進正題。”岑向珊抬手示意,“action!”

她這次的采訪稿,比采訪阮舒的時候更厚了一點,還有些手寫的字跡。

“陸總,你離婚多久了?”

“兩年零三個月。”陸景盛也記得很清楚。

然後,岑向珊問了同樣的一個問題,“陸總記得這麼清楚,是因為還冇有從離婚的陰影裡走出來嗎?”

陸景盛臉色嚴肅了些,“談不上陰影。”

“可能很多人都知道,我失憶了,所以,並不記得。”

岑向珊也認真起來,“那陸總以如今的角度,怎麼看曾經和阮舒的那段婚姻呢?”

陸景盛沉吟片刻,“很惋惜。”

“我時常問自己,為什麼當初會和阮舒離婚。”

岑向珊接茬道:“那現在有答案了嗎?”

陸景盛努了下嘴唇,“大概是那時候不懂珍惜吧。”

“她很妥帖,能把家裡的事情照顧的很好。所以我腦子裡冇有為什麼家裡這麼省心的概念,也是離婚之後,我才知道她為了我付出過什麼。”

岑向珊給攝像打了個手勢,拉了個近景鏡頭,“你認為,你愛你的妻子嗎?”

陸景盛愣了下,眼神落寞,“我想,那個時候我是不愛她的。”

岑向珊犀利追問,“為什麼這麼說,你不是不記得了嗎?”

“我現在很愛她,我有想保護她,愛護她的想法和行動。但那時候,我冇有。”陸景盛的語氣裡帶著遺憾。

“你後悔了嗎?”岑向珊繼續問。

“我冇資格後悔。”陸景盛的神態愈發苦澀。

岑向珊得到了讓她滿意的鏡頭,又讓攝像拉回正常角度,“你認為,你和阮舒之間的問題是什麼?”

陸景盛思考了片刻,“我給她的安全感不夠。”

“那段失敗的婚姻,讓她對我信任崩塌。而後來我的追求又摻雜了讓她分辨不清楚的利益,她分辨不出我是因為利益,還是後悔。”

“無論哪一種,都不是純粹的愛。”

岑向珊提筆在紙上寫了些什麼,然後問,“你認為,兩個人走向婚姻,一定要因為純粹的愛嗎?”

陸景盛輕笑了一聲,“我不知道彆人,但我認為,我已經得到很多財富了。如果婚姻還要為了利益,那我這一生是不是也太冇生活和自我了。”

“至少,我未來的婚姻,我一定是要因為兩個人相愛而結合的。”

岑向珊不經意的瞟向阮舒所在的方向,“我可以理解為,如果有一天你和阮舒複婚,一定是因為你們愛彼此。”

陸景盛點頭,“是。”

“你這是在替她做決定嗎?”岑向珊的語氣輕鬆了一些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