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時嵐愣住,他反應了好一會兒的功夫。

陸雪容跟著他來找麻煩的時候,他根本冇想這麼多。隻是想藉著陸雪容撒潑,給阮舒出個氣,表達一下立場也就罷了。

阮舒看他的眼神嚴肅下來,“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給陸景盛辦事的,但我知道裴欒是怎麼給我哥辦事的。”

“如果你不能設身處地站在公司,站在我的角度考慮問題,我勸你先調整調整,考慮好自己是不是要入職來幫我。”

時嵐忽然意識到的責任。

他幫陸景盛,隻是陸景盛要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,平時不太拿主意。

可現在,他是要拿主意的那個人了。

他代表的是他的立場和身份,不是時家,也不是陸氏集團了。

“我明白了。”他不敢再嬉皮笑臉。

“我可以給你時間,但你必須給我一個滿意的答卷,否則,彆怪我們相互浪費時間了。”阮舒語氣鄭重。

時嵐點頭,“你放心,路是我自己選的。”

阮舒手指點了點剛剛池萱萱送進來的檔案,“顧意的事情,陸景盛和你說過了吧?”

時嵐重新拿起檔案,“說過了。”

“我讓人給你辦入職手續。”阮舒起身,帶著他往外走。

舒意時尚的辦公室不算大,兩層寫字樓。

阮舒和整個設計部門在樓上,席安和其他工作人員在樓下。

“萱萱,叫席安、紀白和葉彤到會議室。”

大家都對時嵐入職的事情早有耳聞,來的很快。

會議室裡,隻有時嵐一個男性。

池萱萱先替阮舒挨個介紹了下,讓大家熟悉認識。

阮舒接著開口,“時嵐現在的職位是總經理,直接對我負責。”

“秋季新品釋出會以後,公司內的職位會進行相應調整。席安,未來是市場部負責人,紀白和葉彤各負責相應品牌的設計管理。”

“舒意時尚趨於扁平管理,設計按品類和品牌分組,葉彤會暫代新品牌設計總監,suey和予舍兩個工作室的負責人是我,這兩個品牌屬於公司旗下,獨立運營。”

“時嵐,你暫時和席安搭檔,我要你們以最快的速度,在不耽誤秋季新品釋出會的前提下,搭建出屬於舒意時尚的市場部。”

“懂了嗎?”

時嵐進入工作狀態,“明白!”

阮舒點頭,“你的辦公室在我樓下,席安,帶時嵐熟悉工作。”

時嵐應聲稱是。

隨著阮舒一聲散會,大家各自離開。

時嵐跟在席安身後,不敢托大。

阮舒給了他這個下馬威,讓他知道她和舒意時尚的厲害。再加上席安本身也是雷厲風行的作風,時嵐無縫銜接進入工作。

“阮總,您週六晚上有個活動需要出席。”池萱萱拿著手機,介紹道,“華萊時尚主辦的時代模特大賽,今晚總決賽。”

“之前和您約過時間,華姨想請您過去做評委。”

阮舒想起來了,華姨為了培養國內的人才,辦過一個模特培訓機構。一開始這個模特大賽,是培訓機構內部的一個比賽。

發展到現在,已經是個小規模的全國性比賽了。這次華姨有意辦的比較大,為的就是給年底大秀造勢。

上次在雲舒酒店約見華姨之後,華姨就發給了她這個比賽的邀請函。

池萱萱說:“距離比賽還有兩天,紀白剛剛發了我服裝,她幫您選了兩件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