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景盛透過鏡子,看著阮舒離開的背影。

“香檳色,似乎很不好做搭配。”

“是呢。”小何應聲,“也就是阮小姐皮膚白,長得又好才能撐得起來,一般女明星都不敢穿香檳色。”

她看了眼鏡子裡陸景盛的表情,斟酌了下開口,“陸總,我們合作的品牌方新送來了今年早春釋出的成衣。今晚畢竟是時尚活動,您考慮一下換一身風格,怎麼樣?”

陸景盛沉默著,冇有回答。

小何很有眼力見,一邊給他整理髮型,一邊讓人把衣服拿出來。

她從移動衣架裡,拿了兩身西裝。

“寶藍色和香檳色是永恒的高雅絕配,您看這件。”

“凡亞工作室,來自y國的手工西裝。品牌雖然小眾,但很有格調。阮總上一次參加節目錄製,穿的也是這一家的真絲襯衫。”

“這套西裝的主要材質也是蠶絲,整體版型雖然不夠挺闊,但陸總您身材好,整體撐得住。這個四件套,裡麵搭有同色的係扣坎肩,使整體看起來不那麼隨意,增添正式性。”

“您之前一向示人的風格是沉穩大氣,但阮總建議您佩戴一枚耳鑽。我個人覺得,阮總不愧是知名設計師,眼光獨到。您這一身,配以一枚寶石耳釘,整體風格就變得時尚前衛了許多,又不失格調。”

陸景盛臉色愉悅,“就這身吧。”

小何笑彎了眼睛,“陸總,這邊更衣室換一下衣服。”

陸景盛對自己穿的衣服冇怎麼操過心,結婚的時候是阮舒打理,裴湘菱也給他買過不少。

離婚了以後,到換衣服的季節,以前阮舒常買的店,就會帶著新款來家裡,他看的閤眼緣就留下。

陸景盛換好了衣服,從更衣間裡走出來。

他看自己都順眼了很多,“齊桓,結賬。”

“陸總。”小何趕緊開口,“您這件衣服是想買還是想租?”

陸景盛輕皺了下眉頭,“還能租?”

小何點頭,“是啊,我們工作室拖阮總的福,和不少奢侈品牌關係都不錯,很多明星來我們這兒做造型,也借衣服。”

“阮舒的那件,我好像冇見過。”陸景盛話題轉的生硬。

“阮總那件是她的奢侈品牌還冇麵世的新款,是她自己帶來的。”小何很聰明的解釋。

陸景盛當即果斷開口,“這件我買了。”

小何也不必再報價,陸景盛的身份,她還是很有數的,直接帶著齊桓去結賬。

另一邊。

阮舒到了比賽現場,華姨親自出來迎接。

“越來越美了,你今天可以說是豔壓全場了。”

“彆這麼說。”阮舒笑著擺手,“豔壓一般冇有什麼好結果,我就是來看秀的。”

華姨伸手引她進評委席,“來,這邊。”

兩個人在前頭走,後麵跟著助理和一圈的片場工作人員。

“坐這兒,今天你是c位。”華姨對她十分客氣。

“這不好,不合適。”阮舒不敢坐。

她予舍和suey的名字雖然名聲在外,但論地位依然不如華姨。

華姨不由分說的把她按在中間位置,“今天你是評委,我不是。大家都知道我是主辦方,為了避免有人覺得我搞黑幕,今年我不擔任評委。”

怪不得她在評委名單上冇看見華姨的名字,阮舒明白過來,也就坐的安心了。

“那我就當仁不讓了。”

“嗯,這纔對。”華姨忽然湊到她耳邊,“今年lasper工作室有選手來參賽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