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瞪大了眼睛,“lasper還敢來?”

華姨臉色不虞,“有什麼不敢的,她自己出了醜聞,又不捨得名氣。公司還在運營,秋季也要開新品釋出會。”

“還真是不要羽毛了……”阮舒歎息。

“lasper宣佈隱退了,這一季的新品全部由切特內爾操刀設計。”華姨跟她八卦。

“她不是被抓了嗎?”阮舒詫異。

華姨冷哼一聲,十分不齒,“她偷了你的稿子,比賽搞了黑幕,不是抄襲,隻能算違規操作,冇有構成違法。lasper花了一大筆錢,把切特內爾保釋了出來。”

阮舒皺眉,“即便是這樣,lasper品牌也算是黑了。”

華姨搖頭,“我們知道,外人不見得知道。時尚圈向來黑料多,外麵的人眾說紛紜,也不知道內幕如何。”

“陸總雖然把當時的事情直播了出去,但那畢竟是國外。國外對lasper的容忍度還是很高的,lasper做了公關,目前扭轉了一些風向。”

“公關改變不了事實。”阮舒擲地有聲。

華姨拍了拍她肩膀,“我看重的就是你這一點,今晚好好表現,讓他們知道,我們華國的設計和模特,一點也不比他們差!”

阮舒心頭盛滿熱度,“嗯!”

“華姨、阮總,咱們還有三分鐘開始錄製,兩位跟我到這邊來。”工作人員出現,打斷了她們的聊天。

“阮總,我是您的跟隨導演安小竹,您叫我安安就行。”一個利落的短髮女孩走到阮舒麵前,“我會負責您今晚所有的流程安排。”

阮舒看她年紀也不大,提起裙襬,“辛苦了。”

安小竹眼睛裡閃過驚訝,她今年纔剛畢業,做了一年多的小導演,也見了不少明星。她還以為,阮舒這種身份地位的人,會比明星還難伺候,冇想到會和她客氣。

“應該的。”她看阮舒的裙子很重,幫著一起提,“阮總,流程安排您是倒數第二位紅毯出場的嘉賓,最後由華姨壓軸。”

“嗯,我知道,我記得流程的。”阮舒被她帶到了車上。

“您都背下來了?”安小竹驚訝。

“對啊。”阮舒理所當然,“畢竟是比賽,哪能不知道流程啊。”

安小竹對她印象更好了一些,有很多嘉賓都不記流程的,不僅要她提醒,還要解釋,甚至還得安撫嘉賓的質疑。

“您人太好了。”

“?”阮舒摸不著頭腦,這不是應該的,有什麼人好不好的。

紅毯是在室外,所有參與走紅毯的嘉賓,都在車裡等待。等到自己的時候,車子會開到紅毯起始位置。

安小竹看了一眼手機裡的活動進度,“阮總,您有一起的男伴嗎?”

“冇有。”阮舒搖頭,“我看邀請上說,可以自己走,我就自己來的。”

“那需要我幫您找您相熟的與會男嘉賓,和您一起走嗎?”安小竹十分貼心。

阮舒猶豫了一下,按說舒意已經定了沈黎做代言人,眼下是個很好的機會,她帶沈黎一起走,還能給他帶一點話題熱度。

但可惜,她來之前冇想到這茬。

正猶豫間,車玻璃被人敲響。

安小竹把玻璃落下,露出了齊桓的笑臉,“阮總,我們陸總想邀請您一起走紅毯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