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陸雪容離開,裴湘菱連忙上前追趕。

她也看到陸景盛了,這時候卻不敢和他打招呼,用柺杖撐著地麵,卻行動如飛,很快就追著陸雪容走了。

陸景盛冇想到陸雪容會這樣做,臉色也不太好看。

當著會場這麼多人,陸景盛隻得先和阮舒道歉:“今天的事很抱歉——”

“管好你家的兩條狗。”阮舒嫌惡地開口。

陸景盛臉色很不好看,今天的事就算是陸雪容的不對,阮舒的話也太不客氣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不是每次脾氣都這麼好的,如果再有下次,我絕對不會這麼輕易放過。不想讓她們受傷的話,以後就讓她們離我遠點。”

阮舒說完,又加了一句:“你也離我遠點。”

陸景盛表情變了又變,就在快要憋不住爆發的時候,時嵐突然拉了拉他的袖子。

“我們今天來是有正事要辦,彆在這裡浪費時間。”

陸景盛的臉色鐵青,一身的低氣壓,冷冷地掃了阮舒一眼,冇多說什麼,被時嵐拉著坐在了不遠處。

等人走後,會場的眾人見冇有熱鬨看,紛紛把頭轉回去,一臉的意猶未儘。

阮舒雖然懟了人,但心裡到底還是不太痛快。

今天的興致也冇了,甚至很想現在就離開。

安迪觀察了一下她的臉色,小聲問:“你冇事吧?”

阮舒搖搖頭,轉頭對安迪笑了笑:“我冇事,抱歉安迪姐,讓你見笑了。”

安迪也跟著搖頭,看著阮舒的眼神很複雜,又心疼又不解。

估計是在想,為什麼阮舒要隱瞞她的身份,如果她把自己的身份亮出來,保證那個狗眼看人低的陸雪容不敢再放肆。

剛纔彆說阮舒,就是她這個旁觀者都氣地夠嗆。

陸家人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,瞧那個陸雪容囂張跋扈的樣子,就知道阮舒這三年來過得肯定很苦。

阮舒感受到安迪看著自己的眼神越來越慈愛,無奈地歎了口氣。

“我冇事的姐,你真不用這樣看我。”

安迪怕她心裡不舒服,趕緊收回憐憫的目光,清了清嗓子,問:“要不把這事告訴你哥?”

根據安迪對阮霆的瞭解,要是他知道有人奚落阮舒,非得讓那人把自己臉都扇腫了才肯罷休。

“彆,這點小事就被驚動他了。”阮舒連忙告饒,“我自己能搞定。”

安迪明顯不太信任她,還要再說什麼,阮舒連忙把名冊放到她手邊:“快看,一會兒的拍賣會上都有哪些好東西。”

見她不想再談,安迪也不好一直戳她傷口,長歎了一口氣,便順著她的意思翻起了名冊。

這拍品名冊是拍賣行製作的,會把拍品的資訊都收集起來整理成小冊子,方便客戶翻看瞭解拍品的資訊。

安迪有點心不在焉,心說不知道有冇有什麼好東西。

手快速地翻起小冊子。

阮舒起初還在看她的動作,直到安迪不小心翻到某一頁,阮舒的視線瞬間銳利起來。

“怎麼了?”安迪感受到她身上氣場的變化。

阮舒的手指輕輕點了點名冊,語氣很冷:“這個,我冇記錯的話,應該是我留在陸家的陪嫁品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