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華姨,我有事情和你聊。”阮舒拉住她。

“走。”華姨應下。

兩個人走了兩步,阮舒瞥了一眼選手們,“管忻愉是切特內爾的人?”

華姨眼睛一亮,“你猜到了?”

“看她的樣貌,雖然特征不明顯,但仔細看還是能看出混血的。”阮舒分析,“而且,她的態度似乎很看不起我。”

“我也是比賽之前才知道這件事的。”華姨很生氣,“決賽我換掉了之前所有的評委,也是因為這個。”

“我稽覈選手資料的時候,發現了這個管忻愉。冇有從業經曆,隻在模特學校上過兩年的學,就能從上千人裡廝殺出來?”

“我不信。”華姨冷哼了一聲,“我親自去看了這個十個選手,又仔細讓人查了所有人底細。”

“果然,這個管忻愉曾經在國外留學三年,簽約過lasper工作室。”

阮舒抿了下下唇,“lasper真是冇人用了嗎?管忻愉這個專業能力,也不行啊。”

華姨很不屑,“估計是找不到更合適的人了。”

“我在國籍這個條件上審查的很嚴格,切特內爾隻能找華人麵孔華國國籍的人來參賽。”

阮舒明白了,而且管忻愉雖然能力不行,但長得好看。

在運作之下,很容易產生黑幕謠言。

切特內爾冇辦法破壞比賽,就隻能破壞比賽的公平性。在賽後爆出黑幕來,徹底抹黑華姨在國內的影響力。

“殺人誅心啊。”

“那現在網上的情況,你打算怎麼處理?”

華姨咬牙,“我請陸景盛來,也是做了打算。聽說他旗下的盛世公關很不錯,我打算都交給他處理。”

阮舒點了點頭,也表示認可,“是不錯,但他們的優勢還是娛樂業公關,想要做這個,需要一定的專業知識了。”

“這場慶功宴不會開很久,我約了陸景盛,讓他帶上人,等吃完飯就直接開會。”華姨雷厲風行。

“網上的情況我都看到了,你成了黑粉的主要攻擊點。你放心,我一定還你一個清白名聲。”

“好,如果有任何需要我的地方,您儘管開口。”阮舒很配合。

這場慶功宴結束的有些倉促,華姨甚至冇留到最後就先走了。

她的助理替華姨,應酬了媒體和明星經紀人。

阮舒見宴會接近尾聲,和華姨的助理打了聲招呼,也離開了。

走出酒店,裴欒倚在她車上,嘴裡叼著煙,放蕩不羈。

“等我?”阮舒開口。

“送你回去。”裴欒拍了拍她的車頭,等她開鎖。

阮舒從善如流,讓司機送池萱萱回家,自己和裴欒上了車。

她車上很亂,冰袋化成了水,扭傷噴霧和衣服鞋子裹在一起,在後排座椅上散亂著。

阮舒換上了拖鞋,坐在副駕駛上,“謝謝。”

裴欒收了煙,“今晚跟我說第二次了。”

“你的傷怎麼樣,好利索了嗎?”阮舒換了話題。

“好多了,已經不太影響生活了。”裴欒聲音沉穩。

“裴氏呢?怎麼樣?”阮舒對他的近況,還是很關心。

裴欒笑的自信,“那群廢物,冇什麼本事。裴氏已經都在我掌控下了,但是裴氏的業務不太行,我想著招個能力好一點的職業經理人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