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時嵐一副聽見八卦了的樣子,“你去看過他了啊,那冇事了。”

說著,他就要走。

“你等會兒。”阮舒不滿他風風火火的樣子。

“什麼事兒?”時嵐坐在她麵前。

“去查陸雪容給沈黎下套到底是要乾什麼。”阮舒很不耐煩。

她總覺得,大概就是因為代言的事情。

陸雪容不在乎什麼形象不形象的,反正沈黎出事,抹黑的是舒意和沈黎。

她要的就是搞掉沈黎的代言,幫她的小哥哥撕個資源回去。

時嵐皺眉,“她給沈黎下套?”

阮舒點頭,“新品牌的前期準備工作已經差不多了,你既然入職了,就也彆閒著。新品釋出會你來策劃籌備。”

“陸雪容給沈黎下套,想抹黑他。我不管是什麼原因,這個節骨眼上我不希望節外生枝。反正這件事是要和盛世公關對接,你不是惦記你陸哥,你就去辦吧。”

時嵐點了點頭,這個事情他倒是輕車熟路。

但是新品釋出會……

“策劃案什麼時候給你?”

“你自己決定。”阮舒白了他一眼。

“你要是覺得大年初一時間合適,你就過年給我。”

時嵐看她心情不太好,識相的趕緊說好話,“交給我你放心,我一定安排的妥妥噹噹。”

阮舒擺了擺手,讓他趕緊走。

池萱萱在一邊聽著,有點好奇,“阮總,你這麼討厭時總,為什麼還要挖他過來啊。”

“我也不是很討厭他。”阮舒表情和善多了。

“啊?”池萱萱不解。

剛剛的語氣不耐煩,表情也很臭,就是討厭的吧。

阮舒高深莫測,“你不懂。”

她勾起嘴角。

時嵐這個人,她就不能給他好臉色。

她還和陸景盛是夫妻的時候,知道時嵐和陸景盛關係好,對他的態度就很和善。

結果呢?

時嵐還不是背地裡說她壞話。

可她離婚之後,處處針對時嵐,絲毫不給他麵子的打臉,反而態度好了起來。

她發現這規律之後,試探了好幾次。

事實證明,跟她是否和陸景盛關係密切也冇太大關係。

對時嵐和善,他就覺得你好欺負。

對他甩臭臉,他就覺得你不好惹,所以格外謹慎用心。

阮舒覺得,這種人,大概就是傳說中的賤脾氣。

當然,這些是他個人性格問題,和他的業務能力沒關係。

這些也冇必要和池萱萱解釋,畢竟,池萱萱也不需要拿捏時嵐。

“好吧……”池萱萱一頭霧水。

“你去問問裴欒的助理,他明天什麼時候走。”阮舒突然鄭重。

池萱萱驚訝,“裴總要出國?”

阮舒點頭,“嗯,我要去送他。”

池萱萱猛地警惕起來。

在她這個舒盛cp粉的眼裡,什麼追求者、喬司之流都不是事兒,唯獨裴欒。

青梅竹馬,暗戀十幾年的情分,被所有cp粉視為最大威脅。

“阮舒姐,你是不是……”池萱萱語氣試探。

“問那麼多,跟你有什麼關係。”阮舒打斷了她的八卦。

“是!”池萱萱不敢再多問,趕緊出去聯絡裴欒的助理。

不過,她本著不傷害阮舒的原則,還是把這個訊息告訴了齊桓。

於是,陸景盛睡了十幾個小時,醒過來聽見的第一個訊息,就是阮舒要去送裴欒去機場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