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陸景盛醒過來之前。

時嵐去聯絡了顏緲,告訴顏緲陸雪容抓了沈黎黑料的事情。

得到的迴應也很迅速,顏緲已經帶著羅文耀和沈黎,在去舒意的路上了。

時嵐趕緊把訊息告訴阮舒。

於是,十分鐘後。

阮舒帶著時嵐、池萱萱,在會議室會見顏緲和她的緊急公關團隊,和羅文耀、沈黎一起。

她看顏緲眼睛還帶著黑眼圈,“昨晚你們忙到了幾點?”

難得顏緲這個工作狂歎氣,“三點多。”

阮舒心裡誹腹,難怪陸景盛那麼嚴重。

就是個正常人,晚上喝了酒再熬到那麼晚,身體也撐不住。

“辛苦了。”阮舒歎氣,“說正事吧,陸雪容是怎麼回事?”

“我已經查明白了。”時嵐也是苦笑不得的,“陸雪容是為了給張毅然撕,所以搞了這麼一出。”

“張毅然自以為抱上了陸雪容的大腿,氣你把代言給了沈黎,所以要造他的黑料。他們把喝多了沈黎給抬到了酒店,拍了好些床照。”

“嗯……和男的……”

在座的所有人,都愣了下。

阮舒看向沈黎,“昨天晚上的事情,你還記得多少?”

沈黎委屈可憐,“我就記得在宴會上遇見了張毅然,他是前輩我不能拒絕他,他就跟我喝了很多。然後我頭暈的特彆厲害,在洗手間吐了之後,好像暈了。”

“印象裡,有人碰我還是抬我,然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。”

阮舒看向羅文耀,“藝人丟了,你不找?”

羅文耀也委屈,“我找了,可找到他的時候,他已經在酒店了。”

“唉,我兩點多找到他,連夜把他給帶走了。冇想到,還是被拍了。”

阮舒皺眉,“你去的時候,有其他人在房間裡嗎?”

羅文耀搖頭,“冇有。”

阮舒吐槽:“動作還挺快。”

沈黎都快哭了,他隻是脾氣軟乎了點,但他不喜歡男的啊!

“顏總有什麼想法?”阮舒看向顏緲。

顏緲看起來就精神不濟,反應都有點遲鈍,“事情好在是,沈黎是被栽贓的。他們設了全套,一定會留下痕跡和證據。”

“嗯……我們需要商量一下,看看從哪裡入手。”

阮舒看得有點心疼,“羅總,你怎麼找到的沈黎?”

羅文耀反應很快,“監控!”

可隨即,肉眼可見的又萎靡了下去,“可是,昨晚上監控視頻裡,隻有沈黎。”

“我昨天覺得事情不對勁兒,把人擄走了,還能什麼都不做?就把他放酒店睡個覺嗎?”

“所以連夜看了監控視頻,隻能看見沈黎和另一個男人前後腳的進了同個房間,剩下什麼都冇有。沈黎甚至不是扶進房間的,是自己走進去的!”

阮舒好奇,“另一個男人是誰?”

羅文耀搖頭,“看不清楚臉,看身形也很大眾。我估計,隻有新聞爆出來才知道那裡麵是誰了。”

阮舒看這情形,估摸著在座的所有人裡,隻有她最清醒了。

“時嵐,帶人把證據整理出來,派人查和沈黎進同個房間的男人是誰。”

她看了一眼手錶,“現在是下午三點四十七分,我們的事情不多了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