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顏總,我預計世安會選在下午下班晚高峰的時間爆料,這個時間大家都有空刷八卦。”阮舒繼續安排,“你組織你公司的人手,先做控評處理。”

顏緲精神了一下,“好。”

阮舒看向池萱萱,“萱萱,把席安叫回來,動員一下公司所有人。有時間的都留下,今晚要加班。公司能用的人,讓席安領導起來,所有人歸顏總使用。”

池萱萱點頭,“知道了!”

阮舒看向羅文耀,“組織沈黎和男團的粉絲,聯絡樂南那邊的資源。這件事對舒意來說,就是損失個還冇官宣的代言人,但對他來說意味著什麼,我想羅總很清楚。”

羅文耀表情嚴肅,“是,我知道。”

剛紅起來的偶像,就被爆出戀情,而且是同戀情,很有可能星途就此斷送。

“時嵐,這裡所有人都是在給你爭取時間,你知道嗎?”阮舒語氣很重。

“對方爆料,應該不會一起都爆出來。隻要對方冇有錘出來,那個男人的名字身份,先控評否認。”

“時嵐,我要你必須在對方爆出來之前,查清楚這個人的身份,具體和陸雪容或者其他人是如何交易的。”

時嵐也很嚴肅認真,“放心,包在我身上。”

阮舒拍手,“好,動起來吧。”

此刻,顧意家。

陸雪容搓著手,“怎麼辦啊,阮舒他們好像發現了。”

顧意鎮定自若,“怕什麼,發現又能怎麼樣,沈黎就是和男人睡在一張床上了,不是嗎?”

“對啊!”張毅然揉著陸雪容的手,“雪容你彆害怕,娛樂圈這種事很常見的。”

“我不怕。”陸雪容柔情小意的看著他,“有你在,我什麼都不怕。”

張毅然順勢摟著她,“我的雪容最好了,那些賤人,我一定想辦法幫你都除掉。”

話雖然這麼說,可在陸雪容把頭埋進她胸口時,他卻媚眼如絲的看向了顧意。

顧意嘴角噙著冷笑,“時間差不多了,發吧。”

張毅然拍了拍懷裡的陸雪容,“雪容,我先辦正事。”

陸雪容乖巧的從他懷裡起來,看著他去陽台打電話。

“為了這麼個男人,站在你哥的對立麵,值得麼?”顧意語氣有些隨意。

“我知道你是為我著想。”陸雪容眼神帶著怨懟,“我們是朋友,你都這麼幫我,可我親哥哥心裡隻有彆人,就知道胳膊肘往外拐!”

“顧意,你不用勸我了。我這輩子就認定張毅然了,我一定用我手裡的資源捧他上一線。等他在娛樂圈有地位了,我們生活水平也不用下降,就能在一起了。”

顧意眼底閃過嘲諷,“那祝福你們。”

陸雪容用力點頭。

張毅然那邊打完了電話回來,“已經和世安那邊說好了,他們這就把料放上去。”

他拿著手機,不停的重新整理新聞熱搜。

舒意時尚。

顏緲剛剛掛掉電話,“阮總,平台給我們通了氣,世安買了高位熱搜。”

“能撤掉嗎?”阮舒追問。

“在商量了,價格不會低。”顏緲表情緊張。

“多少錢都冇問題,這筆錢我們樂南出。”羅文耀很果斷。

顏緲點了點頭,“我來聯絡,跟那邊做個視頻會麵,也表達一下我們三方的立場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