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皺眉,“這些冇辦法做證據。”

時嵐笑的有些發狠,“我知道,這些冇辦法當證據。所以,我找了齊桓幫忙。”

“齊桓?”阮舒疑惑。

“你的事兒,陸哥肯定不會不管的。我找了齊桓,把那小子和他們團的經紀人叫過來了,車就在路上呢。”時嵐得意的笑了下。

阮舒點了點頭,就知道自己冇看錯人。

跟了陸景盛那麼久,時嵐是有兩把刷子的。

“阮總!”齊桓被池萱萱帶著,敲門進來。

他身後跟著的,正是廖新鵬。

齊桓給大家做介紹,“這個是廖新鵬,這個是張毅然團的經紀人閔岩。”

“阮總,盛世娛樂禦下不嚴,對您和貴司造成的傷害,我謹代表陸總和陸氏集團全體,對您表示抱歉。”

在外人麵前,齊桓給了她十二分的麵子和尊重。

阮舒領他這個請,“坐下說。”

齊桓依舊站著,冷冷瞥了一眼廖新鵬。

廖新鵬打了個寒顫,“阮總,沈黎對不起,我一時間鬼迷心竅了。張毅然給了我筆錢,說我隻要配合拍點照片就行。”

“我是到哪兒才知道是沈黎的,我看他醉的不省人事,就知道他們要乾嘛了。”

“但我收了錢,我就……冇辦法,我隻能拍了。”

“張毅然是我們的隊長,我不聽他的,以後就隻能站邊緣。”

“對不起,我錯了。”

顏緲聽到這裡,鬆了口氣,“這事兒好辦了。”

阮舒會意,看向齊桓,“那就麻煩齊助了。”

齊桓也是聰明人,來的時候就想到瞭解決辦法,“阮總放心,盛世娛樂會以團名義,把事情來龍去脈給公眾說清楚。”

“鑒於張毅然的道德敗壞行為,公司將予以開除處理。”

阮舒很滿意,“萱萱,安排車,送顏總團隊、羅總和沈黎回去。各位,後續事情我來處理,今天辛苦大家了。”

羅文耀和沈黎都鬆了口氣,“多謝阮總。”

“合作互利,下次自己小心一些吧。”阮舒語重心長。

“阮總,我知道了,我一定會長記性的。”沈黎哭了出來。

阮舒看不得男生哭,總覺得太懦弱了,擺了擺手不再說什麼。

席安也跟著出去,安撫員工讓大家下班。

會議室一下子清靜下來,阮舒看向齊桓。

“他們隻是想撕這個代言嗎?”

“顧意口風很嚴,她什麼目的,小姐可能也不知道。”齊桓心裡忐忑不安。

阮舒皺眉,“先這麼辦,解決眼前危機。顧意那邊你盯住了,有任何動靜告訴我。”

“羅文耀和顏緲都到極限了,陸……”

她瞥了一眼閔岩和廖新鵬,止住了話。

齊桓接過來,“阮總放心,您的任何決定,陸總都會支援的。”

阮舒心裡有些冇底,陸景盛現在的身體狀況,陸氏很有可能會出事。

“你先回去吧,有事我會讓萱萱找你。”

“好。”齊桓帶著人離開。

隨著官方聲明,和開除通知被髮到網上。

風向瞬間明朗起來,樂南也不是吃素的,立即組織了粉絲進行大麵積反黑。

顧意家。

張毅然控製不住脾氣,再次摔了手機,“麻的!開除我?”

“老子給盛世趟出偶像產業的路,現在要卸磨殺驢!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