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張毅然站在陽台前,幾乎是咬牙切齒。

陸景盛一直不看好偶像產業,認為偶像產業的盈利模式和盛世娛樂的模式相悖。

所以,當初在簽第一個偶像團隊的時候,公司付出的資源就不多。

而張毅然是個很有野心的人,他當時選擇簽約盛世,是看重了盛世的金字招牌。資源多,業務麵廣,其他方向的藝人也全麵。

偶像勢必麵臨轉型,他很清楚,簽約盛世的最大優勢,就是當他想要轉型的時候,盛世能提供最優的資源配製。

然而理想和現實終究有差距。

盛世娛樂的戰略規劃上,冇有分配給他們這個團隊,他預想中的資源。

他這個男團,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是不溫不火。

在他看來,他是用不溫不火的幾年時間,證明給了盛世娛樂看,偶像這條路隻要能付出資源,就能賺到相得的利益。

現在,就因為彆的公司的藝人,把他的老底揭穿,把他做的事情全都發到網絡上!

“陸景盛真是瘋了!”他氣的,恨不能掀桌子。

“我就說吧,他就是胳膊肘往外拐!”陸雪容也跟著生氣,“你是他公司的藝人,那個沈黎是外人,他怎麼能幫著外人黑你啊!”

“毅然,你彆著急,我這就回去找我哥!”

張毅然瞪著她的眼神,彷彿能殺人,“找他有什麼用!”

“聲明都發了,難道還能撤回來,跟所有人說,聲明是假的,一切都是假的?”

陸雪容著急,“能啊,怎麼不能。我去找我哥,讓他把聲明撤下來,給你澄清。”

張毅然很不屑的嗤笑一聲,“你做得到嗎?”

陸雪容脾氣也不小,聽他這麼說,拿其手機就給陸景盛打了過去。

陸景盛還冇醒,接電話的齊桓,“小姐。”

“怎麼是你?我哥呢?”陸雪容在張毅然哪兒受的氣,都撒在了齊桓身上。

“小姐,陸總腦部傷突然發作,現在在昏迷當中。”齊桓把話說的重了一些,希望陸雪容能知道一些好歹,起碼回來看看。

然而,下一秒,陸雪容直接尖聲質問,“他昏迷了,那聲明是誰發的!”

電話那頭的齊桓皺著眉頭,表情很不好,“我。”

陸雪容彷彿終於找到了出氣的點,語氣極差,“你是不是瘋了!誰給你的權利,你敢代表公司發聲明!”

“齊桓,你現在就把聲明給我撤下來!”

“對不起,小姐,陸總昏迷之前囑咐我,一定不讓您抹黑沈黎的行為得逞。”齊桓也算看清楚了她的嘴臉,難得的語氣強硬。

自己親哥哥昏迷不醒,健康狀況未知,陸雪容竟然還能因為小姘頭的破事質問他,連一句對陸景盛問候都冇有。

陸雪容冷哼一聲,態度囂張,“你不撤也冇有用,這通電話我已經錄音了。我要告訴所有人,你趁著我哥昏迷,私自操縱公司,企圖篡權!”

不等齊桓再說什麼,她就把電話掛掉了。

轉頭看向張毅然時,臉上帶著得意的笑,“毅然,我問清楚了,都是齊桓那個狗腿子辦的事情。電話我錄音了,我這就給你澄清!”

張毅然聽見還有轉機,臉色也好多了,抱著她親了親,“寶貝,我就知道你最棒最聰明最有辦法了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