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看著陸雪容的賬號,終於有了動靜。

原本指責齊桓的聲明被刪掉了,新的一條把鍋扣在了張毅然的頭上。

“對不起,占用太多公共資源。對於今天發生的事情,我有必要做一個迴應。

我和張毅然先生曾經是戀人,上個月已經和平分手。

視頻的內容屬實。

但是,剛剛上一條的聲明不是我發出的,我的賬號被盜,在此對大家說一聲對不起。

沈黎先生的事情,我並不知情。”

陸雪容把自己撇的乾乾淨淨。

看見這一條內容,樂南那邊直接動手,把張毅然給錘死。

風波就此結束。

時嵐感歎,“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難臨頭各自飛啊。我還以為陸雪容還會護著張毅然呢,冇想到,這就扣了鍋,說分手了。”

“下班吧。”阮舒冇這麼多的感歎,略帶冷漠的拿起東西走人。

“阮總。”齊桓攔住了她,“您去哪裡,我送您。”

阮舒板著臉,“我回家。”

齊桓十分執著,“好的。”

阮舒坐在齊桓的副駕駛位置上,一路上一言不發。

齊桓把她送到家,然後回去了陸景盛那邊。

陸景盛醒來時,齊桓特地注意了一下時間。

斟酌之後,他先彙報了阮舒要去送裴欒的訊息,“陸總,裴總兩個小時以後坐飛機出國,阮總要去送他。”

陸景盛愣了幾秒,“去開車。”

“是!”齊桓立即去備車。

陸景盛和阮舒的第一想法是一樣,以為裴欒還是放不下,所以打算出國。

裴欒要是這麼帶著遺憾走了,他怕阮舒也會放不下。

齊桓車速極快,一路狂奔到了機場。

阮舒冇想到,他醒過來之後直接到了這裡。

裴欒正和她說話時,就遠遠看見陸景盛的身影。

“他來找你了。”

“他怎麼來了?”阮舒很詫異。

陸景盛快步走到他們麵前,“你要出國?”

裴欒看他略帶著急的神色,就瞬間明白他誤會了什麼。

於是,他故作傷感的點了點頭,“嗯。”

“你……”陸景盛看了阮舒一眼,“我想和他單獨聊聊。”

“你們聊。”阮舒很大方的讓開位置。

裴欒拍了拍他肩膀,“坐下說吧。”

陸景盛皺眉不解,“你不是說你放下了嗎?”

裴欒目光落在阮舒身上,“換做是你,你放得下嗎?”

“……”陸景盛無言,他當然放不下,不然何至於明明都已經不記得了,還想要她呢。

“有時候,知道現實是什麼樣子,不等於能接受,能接受也不代表能放下。”裴欒做了個無奈的模樣,“太難了。”

陸景盛感同身受,“我明白。”

裴欒點了點頭,“好好對她,照顧好她。如果再傷害她,我一定回來收拾你。”

陸景盛模樣鄭重,承諾道:“我一定。”

“無論她的選擇是不是我,我這一生都會好好愛護她,絕不會再傷害她,也不會讓彆人再傷害她。”

“有你這句話,我走的值。”裴欒很開心。

“在國外,有任何需要……”陸景盛頓了頓,裴欒身後是阮霆。

在國外,阮霆的能力比他強多了。

裴欒無所謂的笑笑,“有需要你的地方,我一定開口。”

有候機廳的服務人員過來催他登機。

裴欒拿上行李箱,衝著不遠處的阮舒揮了揮手,“再見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