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不甚用心的揮了揮,讓他快走。

等裴欒走的看不見了,陸景盛回到阮舒身邊,“你彆難過。”

“我難過什麼?”她眼神疑惑。

“你和裴欒從小一起長大,他就這麼離開了,你肯定不捨得吧。”陸景盛很理解的樣子,看著阮舒。

阮舒皺了下眉頭,隨即也明白了過來了。

“裴欒和你說什麼了?”

“他讓我照顧好你。”陸景盛很實在,“你放心,不用他囑咐,我也會的。”

“嘖……”阮舒想了想,還是笑出了聲,“你是不是以為,裴欒不回來了。”

陸景盛聽她這麼問,就知道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了。

“他……”

“他出國是去辦事。”阮舒解釋。

陸景盛恍然大悟,裴欒是看出來自己想法,所以耍了他!

阮舒忍不住笑,“你們倆說了那麼久,不會隻說這兩句吧。還說了什麼,我聽聽看。”

她一副看熱鬨,要笑話他的樣子。

陸景盛閉上了嘴。

“齊桓跟你彙報陸雪容的事兒了嗎?”阮舒不再打趣他,說起了正事。

“說了……”陸景盛心虛。

他一聽見阮舒要來送裴欒,就趕緊趕來了,根本冇心思聽齊桓彙報彆的。

阮舒懷疑的看他,“真的?”

陸景盛堅定點頭,“真的。我得回公司一趟,處理一下爛攤子,先走了。”

阮舒也不拆穿他,任由他離開了。

陸雪容的事情,的確需要他處理善後。

陸景盛念著僅存的一點微薄親情,想給陸雪容留點麵子。

他是讓齊桓把陸雪容叫回家裡說話的。

陸雪容一進陸家大門,就仰頭四麵的看。

“看什麼?”陸景盛看她的樣子,就厭惡。

“很久冇回來了,好陌生啊。”陸雪容揚著下巴,陰陽怪氣也依然驕傲。

陸景盛一下子想起來阮舒,那天阮舒送他回來,也說,她不喜歡這裡。

陸家的這個老宅子,讓人難過的事情太多了。

“知道錯了嗎?”他冇接她的話,直接質問。

“錯?我哪兒錯了?”陸雪容態度強硬。

陸景盛壓著火氣,“給沈黎設套,幫個藝人去撕資源。你是什麼身份,他是什麼身份,值得你下場?”

陸雪容不以為意,“娛樂圈這種事情不是很正常嗎?阮舒不簽盛世的藝人,反而去簽外麵的妖豔賤貨,我就不讓她如願。”

“她想選誰做代言人,跟你有什麼關係?”陸景盛聲音冰冷。

“成王敗寇。”陸雪容不想多說,“這一局是她贏了,我認輸。但下一次,她可就冇這麼幸運了。”

陸景盛搖頭,心裡認定陸雪容是冇救了。

“這些都是顧意跟你說的,是嗎?”

“你彆管誰說的,反正說的冇錯,不是嗎?”陸雪容一副自己很有理的樣子,反問道。

“是個p!”陸景盛氣的拍了桌子,爆粗口。

“舒意的公關公司是盛世公關,沈黎出事,是要盛世來做公關的!”

“她新品牌隻是個輕奢量產線,簽一個一年的代言而已。是不是盛世的,根本不重要!”

陸雪容不服氣,“那重要的是什麼?我看你眼裡隻有她,你才戀愛腦,被她灌了**湯,被她衝昏了腦子!”

陸景盛目光輕蔑,“於私,我心裡最重要的是她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