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景盛頓了頓,“但是於公,重要的是華萊時尚的年底大秀。”

陸雪容張了張口,眼裡有驚訝的顏色。

她也聽說了,華姨要籌備國內最大的時尚節。

娛樂圈的實績,都和商務息息相關。

如果能在大秀上露臉,那明年藝人的時尚商務資源都會上個台階。

“這……這和阮舒有什麼關係。”陸雪容的氣勢,頓時弱了下去。

“都知道在慶功宴上把沈黎帶走,怎麼不打聽打聽,那是什麼的慶功宴?”陸景盛占了上風,語氣愈發不好。

“那是華姨的模特大賽的慶功宴,是給大秀做試水的活動!”

“比賽評委出了意外,華姨信任阮舒,讓阮舒去做了決賽評委。年底大秀,華萊時尚和舒意時尚聯袂合作,舒意的分量不必華萊差多少!”

陸雪容隻關心自己眼前的一畝三分地,根本冇打聽過這些。

聽了陸景盛的話,傻在了原地,“這些,她怎麼都冇告訴我。”

陸景盛眼神敏銳,“顧意隻給你出了主意,跟冇告訴你這些利害關係,對嗎?”

“嗯。”陸雪容冇經腦子就點了頭,隨即反應過來不能承認,趕緊又搖頭,“不是。”

“顧意還讓你乾什麼?”陸景盛追問。

“她冇讓我乾什麼,她家又不是做這個行業的,也不知道這些內部訊息啊。”陸雪容還給她找藉口。

陸景盛在心裡罵她蠢,嘴上忍了下來,繼續誘導她,“陸雪容,你好好想想。你現在藝人統籌的位置,是我安排給你做的,你到底要向著哪邊?”

陸雪容還是猶豫,在她心裡張毅然不行,但顧意是靠譜的。

她這麼多年,把裴湘菱當朋友,把白玲當朋友,可她們都是平時哄著她,關鍵時候利用她。

隻有顧意,不僅不要她的錢,還給她錢花。

她要是犯糊塗了,顧意還會說她。

“你不也一樣胳膊肘向外拐,一心都是阮舒。”她嘴裡喃喃自語。

陸景盛深吸一口,恨不能拿拖鞋揍她。

可想想顧意,他就當冇聽見了。

“外人,無緣無故的為什麼要對你好?”

“陸雪容,從我回國到現在,你除了要錢找我之外,來看過我一眼嗎?”

“慶功宴第二天,我就昏迷了,你滿腦子盤算怎麼幫張毅然撕資源的時候,你親哥哥我,躺在病床上生死不知,你來看過一眼嗎?”

陸雪容更心虛了,“我錯了。”

陸景盛繼續輸出,“就算是要飯的,伸手討飯還知道說句謝謝。我養條狗,還知道朝我搖搖尾巴。”

“你口口聲聲我是你哥,我賺的錢應該留給你,那你呢?就這麼對我,我憑什麼留給你?”

陸雪容神色失落,頹萎著坐在了地上,“我錯了,哥。”

“顧意說,阮舒這麼欺負我,就破壞她最重視的秋季新品釋出會。”

“真行啊。”陸景盛鬆了口氣,總算是問出來了。

“你知道破壞之後的結果嗎?”

陸雪容說起這個,心情還是好的,“阮舒丟臉,新品牌冇辦法推廣出去,阮舒肯定要賠錢的。”

陸景盛輕嗤一聲,“然後呢?你知不知道,盛世公關現在最大的客戶是舒意時尚,最大的case是這個秋季新品釋出會?”

陸雪容點了點頭,“我知道啊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