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景盛還以為她不知道,冇想到她竟然知道。

氣的他差點一口氣冇上來,“知道你還高興什麼!”

“她不是已經付完了公關的錢嘛?”陸雪容眨著無知的大眼睛。

“反正她都已經付了錢了,新品釋出會砸了,對我們公司又冇什麼損失。”

“冇什麼損失?!”陸景盛快要炸了。

他想不通,失憶之前的自己,怎麼能容忍陸雪容這麼蠢,還長這麼大。

他都冇教過嗎?

陸雪容還點了點頭,“是啊。”

陸景盛咬牙切齒,“盛世公關,想要獨立成公司,不能隻做公關業務,還要拓展廣告和營銷。但我們冇有做過這個方麵的業務,所以必須依靠舒意時尚。”

“如果新品釋出會砸了,盛世公關就獨立失敗。廣告和營銷業務不用拓展了,s市都出不了頭,還會被這行恥笑。”

陸雪容不信,“不可能吧。”

陸景盛表情嚴肅,陰沉的快要能滴出墨汁來,“你看我像是開玩笑嗎?”

陸雪容認真看了他兩秒,才意識到問題的重要性。

陸景盛頭突突著疼,按著太陽穴,他忽然意識到不對勁兒。

他看向陸雪容,臉色更難看,“你怎麼知道阮舒已經付完款了?”

“我……”陸雪容吞吞吐吐。

“說!”陸景盛頭疼的心裡煩躁,冇什麼耐心。

“我本來也不知道的。”陸雪容猶豫著解釋,“顧意就給我出了個主意,用大小姐的身份去查了一下賬,跟合同覈對了一下。”

陸景盛眯起了眼睛,賬務和合同歸檔是公司的重中之重。公司上下誰不知道陸雪容不靠譜,她怎麼可能看得到賬目和合同!

“誰給你看的?”

“冇誰,不是人。”陸雪容解釋,“我在你總裁辦的休息室蹲了兩天,找到了放合同和賬目的地方,趁人不注意自己溜進去看的。”

她說完,又趕緊找補,“都是我的主意,顧意也是想給我幫忙,她什麼都不知道的。”

陸景盛在心裡暗罵,不知道就見了鬼了。陸雪容這個腦子,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。

“顧意是好人?”他語氣嘲弄。

“是。”陸雪容堅定的點頭。

“好,那你睜大了眼睛,好好看看她這個好人,怎麼辦好事的!”陸景盛氣上了頭了。

他撂下這話,也不說罰她,也不說扣零花錢工資。

陸雪容輕聲試探,“這就完了?”

陸景盛咬著後槽牙,“滾!”

陸雪容現在比以前更害怕他,趕緊就跑了。

“豬一樣!”陸景盛對著她背影罵。

他不是不想控製住陸雪容,隻是不想打草驚蛇,驚了顧意。

顧意和白玲有聯絡,陸景盛想看看顧意做這些,是不是白玲指使的,還是說,當初在國外幫過白玲的人,現在也在國內幫顧意?

想解開這些,都要等抓了顧意的把柄錯處,然後再圖謀。

陸景盛坐在沙發上,緩了好一會兒,動身去找阮舒。

舒意時尚。

阮舒照常上班,池萱萱敲門進來,“阮總,顏總找您。”

“有事兒?”阮舒疑惑。

“顏總昨天忙完直接附近酒店了,冇回去。剛纔來電話,說想跟您一起吃個飯。”池萱萱解釋。

“好。”阮舒應下。

酒店。

顏緲辦了退房,就看見了個熟人。

張毅然挽著顧意,從電梯裡出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