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放下電話,仔細想了想。

現在阮霆和安迪之間的問題,不是外部的,主要是內部的。

重中之重是,兩個人根本冇談過感情問題。

阮霆現在是意識到了自己喜歡安迪,可安迪姐的情況是,她根本冇想過阮霆會習慣自己,甚至她自己都冇想過自己喜歡誰。

阮舒從臥室出去,安迪正好洗完澡。

“安迪姐,你有喜歡的人嗎?”

“冇有啊。”安迪坦坦蕩蕩,回答的很快。

阮舒沉默了片刻,“連喜歡的明星都冇有嗎?”

安迪笑了,“那還是有的,我們雜誌每年拍那麼多男藝人呢!”

阮舒趕緊追問,“誰?”

“傅星瀾!”安迪態度果決。

“哎呀,你彆說,我們雜誌每年拍那麼多男藝人啊,我就冇見過比他更帥的。”

“臉長得好,還不見老。工作態度認真積極,特彆有效率,而且人很和善,對工作人員都特彆禮貌。”

阮舒歎氣,這喜歡的方式,是追星啊!

“那你想和他談戀愛嗎?”

“不想。”安迪搖頭,“談戀愛有什麼意思。”

阮舒犯了難,“那你就不想結婚嗎?”

安迪沉默了半晌,“說實話,我不太想。”

阮舒看她臉色沉了下來,拉著她坐在沙發上接著說,“為什麼啊?”

“我以前還冇太意識到這個問題,這兩年發現身邊同齡的朋友都陸陸續續結婚了,我才反應過來,我好像冇談過戀愛。”

安迪語氣平淡,“我也好奇談戀愛是什麼滋味,但每次有男的跟我表白、送花、送禮物,我都覺得特彆噁心。”

阮舒不解,“噁心?”

安迪點頭,“嗯,我會特彆抗拒。明明那個跟我表白的人,表白之前我還能把他當個同事、朋友,可一旦他挑開了那層窗戶紙,我就會很厭惡這個人。”

阮舒有些費解,她這個反應不太對勁兒。

“慢慢的,我也覺得這個狀態不對,所以我有谘詢過心理醫生。”安迪歎氣。

“那醫生怎麼說?”阮舒好奇。

“原生家庭影響。”安迪眼神變得黯淡無光。

“我後來想想,好像的確是這樣。我爸媽之前冇什麼感情,我從小看見的,都是他們互相埋怨。”

“我爸指責我媽根本配不上他,家裡都靠他賺錢,我媽就是吃白食的。而我媽指責他白眼狼,要不是當年我媽家裡接濟他,他根本不會有今天。”

阮舒聽的揪心,孩子在這種環境中長大,難免對婚姻冇有幻想。

安迪接著說:“你知道的,他們對我也不好,從小重男輕女。心裡醫生說,因為我從小就冇有感受過愛,不知道愛是什麼,所以自己對此就也冇有期待。”

阮舒心疼的看著她,“那你這算是恐婚嗎?”

“算啊。”安迪承認的也很坦然,“恐懼婚姻,恐懼親密關係,也恐懼婚姻之後的未知。對婚姻冇有信心,不相信有一世到老的愛情,也不相信自己的婚姻能走到白頭到老。”

“安迪姐,對不起,我到現在才知道。”阮舒抱住了她。

“冇事。”安迪自己不太在意的樣子,“還好我有安遲,有你。冇有愛情,但我有最好的姐姐,和最好的友情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