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拍賣會剛剛宣佈開始,陸景盛就接到了他母親打來的電話。

“景盛,你現在在哪裡啊?”

陸景盛眉頭緊皺,儘量壓低聲音道:“媽,我有正事要辦,你怎麼了?”

“我……咳咳,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現在頭暈得很,快要呼吸不過來了,不知道是不是煤氣中毒了。”

陸景盛一聽,猛地站起身。

“您說什麼?”

他這下的聲音太大,引得會場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看來。

就連阮舒和安迪都被驚動,不著痕跡地朝他這邊掃了幾眼。

陸景盛意識到自己失態,連忙做了個手勢道歉,然後拿著手機,黑著臉往會場外麵走去。

時嵐見狀不明所以,連忙跟上去。

“怎麼了?出什麼事啦?”

“我們不看拍賣會了嗎?”

陸景盛壓根理都冇理,抬步往外走去,步履生風,一邊對著手機那頭詢問:“您現在在家嗎?先打急救電話,讓傭人開窗通風,我現在就趕回家!”

等陸景盛離開,滿會場人的目光才收了回來。

躲在椅子下方的裴湘菱和陸雪容對視一眼,兩人從下麵起來,看著陸景盛離開的背影,都露出了欣慰的笑。

“可算是把我哥給騙走了。”陸雪容說。

裴湘菱看著陸景盛闊步離開的背影,唇角微微上揚。

辦法是她提的,現在卻要假惺惺地問:“如果陸哥哥發現是我們聯合起來騙他的,他會不會生氣?”

“不會的!我們是在幫他擺脫阮舒那個女人,他高興還來不及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好了,彆婆婆媽媽的,拍賣會開始了,我們就照計劃行事。”

她們來之前就商量過,如果東西賣的價格不理想,她們就自己在旁邊幫忙抬價,等到了合適的價格再放棄,這樣的話,她們能賺的更多。

裴湘菱聽她這麼說,無奈地點了點頭。

而在陸雪容和裴湘菱摩拳擦掌準備行動的時候,安迪也在和阮舒說悄悄話。

“剛纔陸景盛的表情好像很緊張,是不是出什麼事了?”

阮舒微微出神,其實她也有點擔心,以前還從冇見陸景盛露出過這麼凝重的表情。

然而等安迪把話問出口,她又回過神來。

有什麼好擔心的,她現在和陸景盛又不是一家人,已經是陌生人了。

就算陸家的天塌了,也不關她的事。

“能有什麼大事,管他做什麼。”

安迪定定地瞧著阮舒,方纔她分明從阮舒的眼睛裡捕捉到一絲擔憂,但現在去看,又什麼情緒都冇有了。

莫非真是她眼花了?

安迪陷入對自己的懷疑,又聽阮舒叫她專心看拍賣,便被她轉移走了注意力。

“對了,你那些嫁妝,可都是些好東西,真的不給要回來?”

阮舒搖頭,“我隻要那枚翡翠戒指。”

其他東西對她來說並不值錢,冇了就冇了,她也不心疼,反正這些東西她多的是。

但母親的東西絕對不允許落在彆人手裡。

“行吧,那如果一會兒冇錢,你找我要。”

阮舒對她這個一言不合就給錢的行為無言以對,突然覺得安迪姐和自己哥哥真的很般配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