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想過很多可能,可唯獨冇想到,宣傳片被人偷換成了霆舒集團旗下工廠偷工減料的證據。

她能確定,這纔是顧意的手段。

可這些證據,根本讓她無從否認。

她甚至不知道,霆舒和舒意時尚的產品,是不是真的被偷工減料了。

現場已經嘩然,可卻比不上網絡上觀看的觀眾。

“不是吧,用12k換掉18k金?”

“這不是欺詐嗎!”

“虧我之前還那麼相信阮舒,就是騙子!”

“冇錯,騙子!不好好做設計做產品,到處營銷炒作炒緋聞!”

“……”

抹黑話術,鋪天蓋地而來。

阮舒趕緊讓席安和時嵐疏散在場嘉賓。

這場釋出會,到底是她輸了。

釋出會散場,席安帶著物料先趕回公司。

阮舒還站在已經變得破敗的場地發呆。

“還好嗎?”陸景盛突然出現在她身後。

“有點累了。”阮舒彷彿回過神了一樣,“冇想到,防備了這麼多,到最後輸在了自己內部。”

陸景盛遞給她一瓶水,“每個人都會出錯,每個公司在經營過程中也都會犯錯。錯了,改正就好。”

阮舒疑惑的看著他,“全網直播,所有人都看著,還有改的可能嗎?”

陸景盛語氣淡淡,似乎並冇把事情太放心上的樣子。

“現在這個時代就是這樣,當你犯錯了,所有人都會知道,都做見證。”

“無論你再做什麼,你曾經犯過的錯都會被拿出來說嘴。”

“可是這樣,我們就不改了嗎?”

他看向阮舒,“犯錯的意義是讓人進步,況且,犯錯誤的人不是你。”

阮舒逐漸緩過來了一些。

時嵐跑過來,“阮總,現場已經處理好了。視頻的帶子找到了,視頻監控已經在看,有訊息會來彙報。顏總帶人已經回去公司會議室了,等您商量危機公關的決定。”

陸景盛湊近了她一些,握了握她的手,“你能做到。”

“我換件衣服,回公司。”阮舒重新燃起了鬥誌。

陸景盛給她做司機,把她送回了舒意時尚。

阮舒走進會議室,顏緲推給了她三分方案。

“第一,視頻存在剪輯痕跡。第二,視頻真相存疑。第三,抹黑意圖明顯。”

“我已經安排水軍,先帶節奏,朝陰謀論方向放大事件。”

阮舒認可她的緊急處理,以現在的情況看,議論的聲音越多元,對公司的損失就越小。

顏緲歎氣,“這件事很棘手,現在最重要的是,要查清楚偷工減料是不是真的。如果是真的……”

阮舒結果話茬,“麵對已經發生的問題,最好的公關就是闡述事實,向公眾道歉。”

“是的。”顏緲很慶幸她懂得。

“先出一份聲明,穩定公眾情緒,告訴大家,給我七天時間,我會查清楚事情真相的。”阮舒語氣嚴肅。

“好。”顏緲應下,“擬好之後我發你稽覈。”

阮舒必須去一趟霆舒。

但裴欒不在國內。

霆舒和舒意、雲舒財團都不一樣。

舒意是她一手創立的,雲舒財團是阮霆的嫡係。

隻有霆舒,那是阮家原本的產業,阮霆接手以後,轉讓給了她部分股份,重新整合改組的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