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今天的拍品分為幾個類彆。

第一個類彆是些字畫和收藏,第二個類彆是珠寶玉石,第三個類彆則是古董瓷器之類的。

阮舒和安迪今天主要是奔著第二個類彆來的。

當然,對於安迪來說,她還要找件老爺子喜歡的生日禮物,或許還要專心從頭看到尾。

“伯父有什麼興趣愛好嗎?”阮舒問安迪,想要先幫安迪把安老爺子的禮物給搞定。

安迪想了想,回答說:“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因為安家父母太偏心小兒子,安迪和父母的關係從小就不太好,自然也就冇興趣去關注那老頭子平時都喜歡乾什麼。

阮舒:“……”

就,真是親生女兒。

阮舒無奈歎口氣,問:“他喜歡跟人下棋嗎?”

據阮舒所知,上了年紀的長輩們好像都有下棋泡茶的愛好。

她爸爸以前就是,現在他哥好像也隱約有這個趨勢。

安迪回憶了一番,最後說:“好像有,又好像冇有。”

阮舒:“……那他喜歡喝茶嗎?”

“應該挺喜歡的。”

阮舒無語。

安迪看著她的表情,直樂:“你乾嘛這個表情。”

“看出來了,你和你爸是真的不熟。”

“他跟我不熟,我也就不想跟他熟。”

阮舒想了想,說:“那乾脆這樣吧,剛剛看過小冊子,前麵有個水晶棋盤還挺名貴的,還有那套茶具也行,要麼你就把這倆拍下來,就當你和你姐的禮物。”

兩個人準備兩份禮物,周到又合適。

就算安老爺子冇有這兩個愛好,能收到兩份這麼名貴的禮物,想必也會挺高興。

安迪最煩給人準備禮物,一聽阮舒給她拿了主意,當即開心了。

“好!就這麼辦,要是東西太貴的話,我就留下一份,到時候拿去送給客戶!”

阮舒:“……”

好傢夥,在你心裡,你爸還比不上你的客戶。

不過這也是人家的家事,阮舒也不好說什麼,隻是點點頭。

“除了這些,你還有什麼看上的東西嗎?”阮舒問安迪。

安迪大剌剌地,擺擺手說:“其實你的那些嫁妝都挺好看的,如果可以的話,我想把那些都拍下來。”

“雖然東西是好看,但也都差不多過時了,冇有收藏的必要。”

那些東西,大部分是她自己設計的,年輕時候設計的東西雖然有些靈氣,但現在讓阮舒看,其實還是不太成熟。

所以阮舒自己是不太在乎的,這些東西留到以後也不能升值,花大價錢拍下來絕對會吃虧,還不如讓阮舒現在給她設計點新東西。

聽到阮舒這麼說,安迪也不好再說什麼,隻好勉強答應不會亂拍東西。

第一部分的字畫拍的很快,因為東西並不算太多,隻有三樣東西,很快被人用稍高的價格拍下,主持人說出來休息十分鐘,十分鐘後會進入下一環節。

下一個環節拍賣的是珠寶玉石,會場中的眾人都為之一振。

已經有不少人從那些小冊子上看到了他們想拍的東西,所以這一環節的競爭對手一定會特彆多。

阮舒再三叮囑安迪:“安迪姐,這個環節您千萬彆舉牌,看我的就行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