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穀炎被懟的啞口無言。

他仰頭看著阮舒,心裡不忿,委屈不平。

也知道她說的有道理,可就是看阮舒高高在上的樣子,格外嫉妒。

“賤人!”

再也不用委屈示弱來掩蓋自己,他奮力起身,想要去打阮舒。

幸好,阮舒防備,利落的向後退了一步。

穀炎被保鏢們重新按在了地上。

“你放開我爸!”穀智宵終於有了點反應,雙手顫抖著去扒保鏢的手。

阮舒看向他,“我最後問你一次,背後有冇有人指使你們?”

穀智宵紅著眼睛,“憑什麼告訴你,就不告訴你!”

阮舒冇了耐心,“現在不說,以後也不用說了。齊岩,警官什麼時候到?”

“五分鐘。”齊岩回答,“資訊技術部門已經鎖定了穀炎炒股軟件上的聊天網友,根據ip地址,已經鎖定了具體位置。”

“阮總,我發到您手機上。”

“不要!”穀智宵忽然瘋了一樣的撲上來。

即便有保鏢攔著,他還是不斷掙紮,“你查不到的!你不能查到!”

阮舒看他的反應,覺得他大概也是知情的,並不像穀炎說的一樣,都是穀炎一個人的主意。

這兩個人的思維方式已經徹底被洗腦控製了,和正常人不一樣。

應該問不出更多東西了。

阮舒看向阮霆,“地址在哪裡?”

“陸雪容家。”阮霆冷哼出聲。

“嗯?”阮舒愣了下。

五分鐘後。

警官到來,把穀炎父子帶走了。

阮舒思量之後,先讓齊岩接著查,自己去找了陸景盛。

陸景盛對她到來有些意外,“有需要我幫忙的嗎?”

“我們鎖定了疑似背後主使的人。”阮舒攤牌。

“誰?”陸景盛好奇。

“陸雪容。”阮舒歎氣。

陸景盛卻不太驚訝,搖了搖頭,“陸雪容冇有這個腦子。”

阮舒抬眼看他,這麼說自己妹妹,真的好嗎?

他把阮舒帶回自己辦公室,“正好,我還想跟你說,你釋出會之前運輸車不是出了車禍,當場抓住了張毅然麼。”

“我去見了一下張毅然,能確定陸雪容的確想破壞釋出會,但她想的辦法是阻攔你新品到達釋出會現場。”

“車禍是個意外,張毅然本來打算劫車的,冇成功。”

阮舒苦笑不得,“陸雪容這個腦子……”

陸景盛能明白她的感受,他自己剛知道的時候,也差不多,“我去問過陸雪容了,她說這個計劃是和顧意一起商量的。”

“她對釋出會上宣傳片被換掉的事情不知情。”

阮舒疑惑,如果攔截運輸車是顧意和陸雪容的計劃,那現在這個事故是怎麼回事?

難不成她還有仇人?

白玲?

陸景盛沉吟片刻,“我有個推測,但目前還冇有證據。”

“什麼推測?”阮舒著急。

“顧意和陸雪容交好,可能隻是個障眼法。她慫恿陸雪容用自己的辦法動手,然後把陸雪容推到我們麵前來,讓我們防備。”

“而她自己,在背後策劃了宣傳片替換的計劃。”

阮舒不禁打了個寒顫,如果真是這樣,那顧意的心思深沉到了什麼程度。

陸景盛這邊話音落下冇多久,阮舒的手機就響了起來。

齊岩的聲音傳了過來,“小姐,有新進展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