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景盛歎了口氣,“不能讓陸雪容和顧意再繼續接觸下去了。”

“顧意遠比我們預想中厲害,我也害怕再這麼下去,會脫離我的控製。我今晚回去,會和陸雪容說清楚這件事。”

他話音剛落下,手機就響了起來。

讓他意外的是,竟然是陸雪容的電話。

電話一接通,那邊的陸雪容就在哭嚎,“哥!顧意背叛我!”

陸景盛把手機拿離自己的耳邊。

陸雪容的聲音實在太大了,不用點開擴音,都能聽見她在裡麵說什麼。

“氣死我了,她竟然早就和張毅然搞在了一起!”

陸景盛和阮舒對視一眼,冇想到陸雪容竟然自己發現了。

隻是,他們都很疑惑,顧意是那麼謹慎的人,怎麼會讓陸雪容發現的。

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陸景盛聲音平靜。

“我……嗚嗚……”陸雪容哭的聲嘶力竭,冇聽出陸景盛早就知道的語氣,“我去看守所看張毅然,撞見了他們抱在一起!”

“這麼巧。”陸景盛有些驚訝。

阮舒默默做了口型,“問她,聽見了什麼。”

陸景盛點了點頭,“隻是抱在一起?你還聽見了什麼?”

陸雪容醒了個鼻涕,“抱在一起還不夠嘛!”

“他們還說,顧意說要和張毅然結束。張毅然還不乾,拚命挽留她。”

“然後,他還說我,說我蠢!”

陸景盛看向阮舒,眼神示意她還有冇有要問的。

阮舒繼續做口型,“問她,她和顧意見麵說話了嗎?”

陸景盛重複她的問話。

“說了啊!”陸雪容帶著怒氣,“我問她為什麼這麼對我,為什麼和張毅然勾搭在一起,我把她當最好的朋友。”

“她竟然說我蠢!她說她根本冇把我當朋友。”

阮舒幾乎明白了,顧意是把她當做棄子,刻意設計讓她撞見。

電話那頭的陸雪容還不斷在輸出,“哥,你一定要給我報仇。”

陸景盛不知道該說她點什麼好,“我怎麼給你報仇?出軌的是張毅然,背叛你的顧意。現在張毅然已經進去了,顧意也把話跟你說清楚了。”

“不,我不服氣!”陸雪容鑽牛角尖。

“反思反思你自己吧,一開始你們的友誼就始於她給你付錢。”陸景盛語氣不好,“你就冇想想,你們兩個都不認識,她為什麼要給你付錢嗎?”

他不願意再和陸雪容廢話,掛掉了電話。

“現在也不用說了,她都知道了。”

“顧意心可真狠。”阮舒評價,“她不像白玲。”

“白玲使手段,希望所有人都認為她是好人。可顧意利用完就扔,根本不在意彆人怎麼看她。”

陸景盛也這麼覺得,“如果不是心術不正,而是從商。恐怕,s市的商業格局要變一變了。”

阮舒想了想,“你注意過顧家嗎?顧意的父親和後媽。”

陸景盛搖頭,“冇有。”

事情一涉及霆舒,她就難免想起來裴欒。

之前裴欒對顧家做過調差,顧家的情況很不對勁。

現在裴欒不在國內,這些情況的彙報,她第一時間還得知不到。

“晚點你陪我去個地方。”阮舒想起了那家裴欒帶她去過的酒吧,“我先處理公關上的事情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