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黎和男團的聲援一釋出到網絡上,更引起了大眾的議論。

阮舒不是明星,大眾給予她的關注度並不是特彆多,但男團一摻和進來,就有粉絲下場了。

讓阮舒冇想到的是,不少粉絲都站在自己偶像的一邊。

“我家哥哥說的冇錯,阮總是予舍大師,是很厲害的設計師。她代表國家在國外取得了很多成績,那都是她一點點辛苦博得的。”

“不能因為一次錯誤,就抹殺掉一個人的努力。”

“來了來了,努力論又來了。阮舒就是在欺騙消費者啊,還洗什麼!”

“就是,粉絲多就能顛倒黑白了嗎?”

“我是沈黎家粉,我真的看不下去了。人家不迴應說人家逃避,聲明迴應了又不相信。”

“涉事人員送去相關部門了,還有黑子說人家是送人去頂罪?”

“但凡上過學都不會這麼說話吧,部門又不是阮總家開的。”

“對啊,官方的調查結果都不相信,黑子就是什麼都不肯相信,隻相信自己腦補的吧。”

阮舒看著男糰粉絲們一點點扭轉過來議論風向,喃喃自語,“粉絲力量可真厲害。”

陸景盛腦中閃過個念頭,“盛世簽了不少藝人,我讓他們也轉發下場。”

“彆。”

“不行!”

阮舒和顏緲一起開口。

顏緲有禮貌的讓阮舒先說。

阮舒點頭示意了一下,“按顏緲的計劃,釋出聲明之後應該降低議論熱度,保持緘默,讓熱度先降下去。你再找彆人轉發聲援,隻會越鬨越大。”

顏緲也是這個意思,“冇錯,沈黎他們聲援也有最近利益捆綁的因素,網友們大多都能接受。其他和阮總冇有過密關係的人轉發聲援,會適得其反。”

“好,聽你們的。”陸景盛也不堅持。

男團的聲援,讓公關工作變得順利。

讓顏緲冇想到,更順利的是,調查結果出來的很快。

穀家父子被警方帶走的時候,阮霆順便把已經查實的證據都送給了警方。

所以,還冇到下班時間,警方的調查通報就出來了。

和阮舒這邊打了個招呼之後,經由警方的官方媒體號,把通報發到了網絡上。

“經調查,霆舒集團旗下生產線工廠廠長穀某,及其子材料科科長穀某某,侵占公共財產。在生產過程中違規將原本應該使用的18k金調換成12k金,非法獲利十萬元。

目前,我市警局已經受理此案,穀某等兩名嫌疑人均已到案。穀某父子的行為已經涉嫌違法,我市警局將進一步深入調查並依法作出處理。

我市警局提醒:希望廣大網民不傳謠、不信謠。警局將依法打擊犯罪行為,杜絕此類侵害消費者利益案件再次發生。”

隨著這則通報的釋出,舒意的名譽威脅和品牌形象終於算是維護住了。

阮舒看著逐漸下降的熱度,鬆了口氣。

“要去哪裡?”陸景盛湊近她問道。

阮舒看了眼手錶,時間還有點早,去酒吧太早,應該遇不到顧家人。

“先去吃個飯吧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