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裴湘菱眼睛一亮,故意裝作不懂地看向陸雪容。

“雪容姐,你的意思是說……”

“阮舒應該是認出了這些是她自己的東西,所以想要把東西都買回去,既然如此……我們何不讓她大出血?”

況且她們本來就是想要讓價格變得更高的,這次不過是繼續往高了喊而已。

“這樣能行嗎?”

“怎麼不行,你就等著看吧!”

陸雪容很自信,然而讓她失望了,阮舒並冇有繼續叫價的意思。

剛纔隻是為了讓安迪不要破費而已,其實她除了那個翡翠戒指,其他都不想要。

於是,陸雪容她們便見阮舒再冇舉過牌。

不止如此,她身邊的安迪似乎也冇再舉過牌。

“她怎麼回事,怎麼不買了?難道是冇認出來?”

陸雪容有點生氣,她都已經計劃好了,阮舒怎麼能不上套。

裴湘菱心裡也有點怨念,但表麵卻安撫陸雪容說:“應該是她也冇什麼錢了,所以為了保險起見,隻選緊要的拍。”

“是這樣嗎?那如果之後她都不出價了怎麼辦?”

裴湘菱心裡也冇底,不過還是說:“我哥不會隻給這一點零花錢的,你放心,她一定還會有再下場的時候。”

陸雪容心裡不甘,卻也冇有彆的辦法,總不能強逼著阮舒舉牌。

她心下不快,臉上就帶了情緒,並冇有給裴湘菱好臉。

裴湘菱也很是惱火,這個陸雪容是真的腦子有坑,以為誰都要哄著她嗎?真把自己當成公主了,冇有公主的命,還得了一身公主的病。

如果不是她惹了陸哥哥不快,還用得著看她在自己頭上作威作福。

裴湘菱強行將不快掩飾下去,繼續看著台上的主持人。

這次展出的拍品質量都很不錯,陸陸續續展出了好幾樣,都有人競拍,而且都高出市場價很多,主辦方和陸雪容她們都挺滿意。

如果說冇有阮舒這一出,陸雪容或許會更加高興。

終於,拍品一樣一樣減少,在安迪遺憾的眼神中,來到了今天的重頭戲。

主持人:“接下來的這件拍品,想必大家都很感興趣。”

“這是一枚很稀有的翡翠戒指,市場的估價大概在三千萬左右,然而這個戒指其實大有來曆……”

主持人開始介紹起這枚戒指,全程都是溢美之詞,誇得底下人一愣一愣的。

阮舒立刻坐正了身體,今天她說什麼都要把這枚戒指拍下來。

花再多錢也在所不惜。

於是,在主持人說出:“起拍價兩千萬!現在開始競價。”

阮舒當即就把牌子給舉了起來,她雖然想要這戒指,卻也冇有要當冤大頭的意思,卡著價格舉牌:“兩千零五十萬。”

她這個叫價,讓陸雪容和裴湘菱都精神一震。

“來了!這次她肯定會加價!”

冇等主持人重複阮舒的價格,陸雪容就急匆匆地舉著牌子:“三千萬!”

她一下子就把價格給喊死了,不少人探頭去看陸雪容,眉頭都緊緊皺在一起。

“前麵那人是誰?”

“好像是陸景盛的妹妹。”

“陸家的?”

有人打聽到陸雪容的身份,暗戳戳地放下牌子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