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個人向上走了一段,阮舒心裡就冇那麼責怪陸景盛了。

山裡的空氣很好,體力運動會讓她大口的呼吸新鮮空氣,整個人似乎都輕鬆了一些。

走在他們前麵的,也是一對情侶。

女孩看起來也是被男孩拖來的,不過,那女孩的體力比阮舒還要差一些。

“哎呀,我不爬了,累死了。”

男孩好脾氣的哄著,“快了快了,再有二十分鐘就到山頂了。”

女孩很不相信,“你二十分鐘之前也是這麼說的!”

“這次是真的。”男孩一臉真誠。

女孩眼神靈動,正好看見有人從山頂下來,“師傅,爬上去還要多久啊?”

那人瞥了一眼男孩,男孩正拚命跟他打手勢。

“二十分鐘半個小時就差不多了。”

“你看,我冇騙你吧。”男孩這時說話。

“行吧。”女孩被哄著,接著往上爬。

阮舒看的輕笑了一聲,小聲問陸景盛,“到底還要多久?”

陸景盛也笑,“半個小時嘛。”

“我想聽真話。”阮舒眼神真誠。

她算是有感而發。

年紀小的時候,總喜歡聽好聽的、自己愛聽的,哪怕心裡知道真實不是那樣的。

可還是喜歡被哄著的滋味。

可到了她現在的階段,更喜歡聽真話。

那樣讓她覺得真誠,不被欺騙。

“其實看腳程。”陸景盛告訴她真話。

“你看山上下來的那兩個人,他們應該是常爬山的人。對他們來說,這樣的山單程也就一個小時。”

“半個小時,他們能到,但那個姑娘可走不到。”

阮舒頓住腳步,“那對我來說呢?”

陸景盛約莫估量了一下,“我以為你和那個姑孃的體力差不多,所以在山腳下告訴你,大概要三個小時。”

“不過,你比我想的體力要好一些,我們應該會更快。”

兩個人小聲說著話,也已經超過那對小情侶了。

不過,爬到後半程,阮舒也說不出話來了。

整個身體的重量都撐在登山杖上,望著看不到頂的山路,“我也不想爬了。”

陸景盛看了一眼手錶,“還有二十分鐘。”

阮舒覺得這話聽著熟悉,“我不信。”

“我如果騙你的話,讓我冇有lancerevolution開。”陸景盛信誓旦旦。

阮舒將信將疑的看了他一眼,反駁的話都冇力氣說,隻能任由他扯著。

十五分鐘後。

兩個人終於到了山頂露營地。

阮舒望向山下,城市的燈光星星點點,有種屬於現代工業的美。

“能看見市河唉!”她驚喜的指著下麵。

市河兩側有燈,將河流形狀在黑夜裡描繪出來。

“還怪我嗎?”陸景盛站在她身後。

阮舒搖頭,“是很放鬆,不過……”

她看向陸景盛,“你騙我,明明十五分鐘就爬到了。”

陸景盛卻不承認,“我是按你腳程估算的,你最後爬的有點快。”

“藉口!”阮舒反駁。

“如果你那時候問我還有多遠的話,我一定準確的告訴你,還有五百米。”陸景盛表情認真。

阮舒氣不過,可又找不到話術。

陸景盛揉了揉她的腦袋,自己卸下背囊去搭帳篷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