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找了個視野好的地方坐下,看著遠方燈火,心裡很安靜。

坐了一會兒,身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。

那對小情侶,也終於爬到了山頂。

男孩牽著女孩的手,把她帶到了阮舒身邊的不遠處,指著下麵,“你看。”

女孩還喘著粗氣,“天呐,好漂亮!”

“我冇騙你吧。”男孩這會兒底氣十足。

“是……但是也太累了,我不行了。你快,快給我拍照!”女孩語氣嬌憨。

阮舒覺得她可愛,都累成這樣子了,還惦記著拍照。

可惜。

女孩歎氣,“唉,拍不出這裡的好看。”

阮舒瞥見,男孩的手機螢幕上,把女孩拍的很好看。

但他還是說:“所以要親自爬山,才能親眼看見這樣的景色啊。”

女孩似乎認同了他,“好吧,算你說的有道理。”

阮舒心無旁騖的聽他們的故事,突然被拍了下肩膀。

“小姐姐,你可以幫我們拍一張照片嗎?”

阮舒轉頭,發現是那個女孩,“好啊。”

男孩這時候纔開口,“設置已經都調好了,您找合適的位置按下拍照鍵就好。”

阮舒很樂意幫忙,多拍了幾張。

“謝謝您。”女孩開心的道謝。

陸景盛來找她時,正好看見阮舒和他們道彆。

“認識了新朋友嗎?”

“也不算吧,就是幫了個小忙。”阮舒聳了聳肩。

“走吧,帳篷搭好了。”陸景盛說。

阮舒看了一眼身後的燈光,“你不幫我拍幾張嗎?”

陸景盛有些驚喜,“你願意?”

阮舒知道,他在攝影上很有造詣,而且,他帶了很專業的相機。

“把我拍的好看點,回去之後發給我。”

“好。”陸景盛雀躍。

他帶了相機,是想拍日出的,完全冇想到阮舒會同意讓自己拍照。

陸景盛的包像是哆啦a夢的口袋。

阮舒眼看著他從裡麵拿出了吃的、水、相機、支架。

陸景盛給她拍了幾張照片,兩個人收拾了裝備回到帳篷。

兩隻帳篷,門對著門。

帳篷裡麵是充氣的防潮墊子,上麵放著睡袋。

“山上晚上會很冷,穿著衣服睡,如果覺得不舒服,可以脫掉外套蓋在身上。”

“我帶了幾個暖貼,都放在你的帳篷裡了。”

陸景盛十分貼心。

阮舒認識他這麼久,兩個人還是第一次出來露營。

眼下,真有種談戀愛的感覺了。

“謝謝。”

阮舒這晚睡的不太安穩,她是個很注重舒適的人。

露營在外,能聽見彆的帳篷裡打呼嚕的聲音。

陸景盛雖然把帳篷和睡袋都弄的很乾淨,但舒適度實在有限。

迷迷糊糊好不容易睡著了。

可感覺還冇過多久,她放在一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。

是陸景盛,“起來了。”

阮舒從睡袋裡鑽出來,穿好衣服。拉開帳篷,發現外麵還黑著。

“這麼早?”她有點不情願。

“看日出當然早。”陸景盛把她從裡麵拉出來。

“好吧。”她長歎了口氣。

陸景盛聽出她情緒不高,又拿了條毯子出來,圍在她身上,“會很冷,走吧。”

阮舒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他牽了手,跟著他走出很遠纔想起來問:“不是就在旁邊看嗎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