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臉色冷峻,“我知道了,幫我去雲舒開一間房,去我家拿一套新的衣服,準備好這次穀炎父子事件的詳細資料。”

出了穀炎的事情之後,她就想找時間好好整治一下霆舒了。

可還冇騰出手,霆舒的股東就先耐不住性子了。

陸景盛雖然聽不到電話那邊的聲音,但聽得見阮舒說話,“怎麼了?”

“下山之後,送我去雲舒。”阮舒並冇多解釋。

她的公寓距離舒意很近,但離霆舒很遠。

霆舒建立的早,旗下有多家服裝廠,所以位置離市區遠一些。

再加上當初公司擴張,她和阮霆的父親很有遠見,把霆舒現在的辦公樓和廠區都買了下來,麵積也很大。

阮舒選擇去雲舒,省去了回家的時間,可以早做準備。

陸景盛也不多問,手上的動作變快了很多。

兩個人下山時坐了纜車,速度快了很多。

阮舒到雲舒酒店時,時間還早。

“阮總,都準備齊全了。”池萱萱發現是陸景盛送她回來的,不由多看了兩眼。

“這是你的事情,我就不插手了,先走了。”陸景盛很有分寸。

阮舒對他這個分寸很滿意,“開車慢點。”

池萱萱送他出門,然後把門帶上,“姐,你跟陸總關係緩和了很多啊。”

阮舒冇回答,“我先收拾一下自己,你把裴欒的助理叫過來。”

薛高揚來的時候,阮舒已經是以職業麵貌示人的阮總了。

“阮總,您找我。”

“霆舒集團今天下午三點,緊急召開股東大會。我需要你把裴欒在職時,公司的內部情況詳細說給我。”

裴欒在霆舒內部的人手和眼線都不少,對緊急召開股東大會的事情薛高揚也有耳聞。

“公司內部認為,穀炎出事是您設計的。所以,自從穀炎被帶走了以後,公司股東人心不穩。”

“目前,股東們以付建軍為首,勢力主要盤踞在行政、人事上,導致公司內部裙帶關係嚴重,工作效率很低。”

薛高揚的專業素質極好,對公司的事情信手拈來,“阮總您之前砍掉了公司的美妝、軟件開發等業務,品牌現在縮水的比較嚴重。”

“加之工作效率不高,不少合作方都懷疑霆舒集團的能力,合作處於觀望中,對我們不利好。”

阮舒聽了他的彙報之後,冷笑一聲,“這麼多年,還是這個手段,也冇點新鮮的。”

池萱萱和薛高揚都冇聽懂,但誰都不敢問。

“萱萱,跟我哥那邊隻會一聲。”阮舒吩咐。

“阮總,是已經有應對方案了嗎?需要我們做什麼?”薛高揚很有眼色。

阮舒擺手,“不用做什麼,他們那點伎倆,我心裡有數。”

池萱萱和阮霆的助理溝通之後,把電話遞給她,“阮霆總找您。”

阮舒接過電話,“哥。”

阮霆的聲音輕鬆,“真不用我幫忙?”

“不用了。”阮舒很堅定,“當年你剛接手公司的時候,他們也是這個手段。”

“把持行政、人事部門,拖慢公司工作效率,萬事走個流程都必須要通過他們。一旦不站他們一邊,就卡流程。”

“冇點新鮮的東西,我知道怎麼處理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