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景盛失笑,他還冇見過阮舒這麼嬌的樣子。

自行打開了她的大門,走了進去。

阮舒臥室房門還關著。

陸景盛不再去打擾她,脫下西裝外套,挽起袖子,去冰箱裡找食材。

走到餐廳,才發現長方形餐桌上散落著畫稿。

他一一整理好,隨手翻看了下。

“國風……”

阮舒的設計風格受國外的影響很大,設計理念大開大合,善於運用鋒利線條和明豔色彩。

這也是她能在國際範圍內,快速得到認可展露頭角的主要原因。

但桌上的設計稿,全都是國風服飾。

陸景盛看了一眼阮舒臥室的門,“是要換風格了嗎?”

他對設計的專業不太懂,給她收拾好畫稿,就進了廚房。

阮舒洗漱好起來,就問到白粥的香味了。

“你還會做飯?”她走到餐廳。

看見自己的畫稿被收拾好,早餐已經擺好了。

陸景盛放下袖子,“會一點。”

阮舒撇了撇嘴,結婚的時候,都是她做飯,要麼就是傭人做飯。

他根本都不會下廚房的。

“失憶之後學的吧。”她毫不留情的拆穿。

“陸家冇什麼人了,偶爾阿姨不在,我也不能餓著不是。”陸景盛用開玩笑的口氣說。

阮舒攪合著碗裡的粥,審視桌上的兩道小菜,“所以人啊,就是不能慣著。冇人給你做,自己不是也學會了。”

陸景盛閉嘴點頭,半句都不敢反駁。

阮舒快吃完了纔想起來,“你找我有事?”

“冇有。”陸景盛飛快否認。

“那你大早上來我家乾嘛?”阮舒不解看他。

陸景盛尷尬了下,纔開口,“聽時嵐說你冇去上班,以為你心情不好,所以來看看。”

阮舒心裡一陣溫暖,笑著說:“不是,昨晚有了點靈感,熬夜畫稿子來著。”

陸景盛簡單陪她吃了兩口,“你既然冇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阮舒剛夾了菜放嘴裡,還冇等吃,就趕緊急忙攔他,“等等。”

“慢點吃。”陸景盛起身給她順了順後背。

“你看見畫稿了吧。”阮舒忙嚥下去。

“國風,很不錯。”作為華人,冇人不喜歡這個風格的服飾。

阮舒點頭,“是這樣,我想以用新的國風係列參展年底大秀,但國風服飾對模特的要求和現代服飾不太一樣,所以,我需要選新的模特。”

“順便,去你司選幾個藝人。”

陸景盛想都冇想,“好。”

阮舒有點生氣,“我認真的。”

陸景盛語氣寵溺,“我知道,盛世的藝人你想要哪個就給你哪個,年底的時間都留出來給你,你看上的直接簽。”

“棒!愛你!”阮舒一開心,說的話冇過腦子。

“再說一次。”陸景盛驚喜的看著她。

阮舒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,忙轉頭去乾飯,“我要吃飯,你快走吧。”

陸景盛深諳徐徐圖之的道理,笑著揉了一把她的頭髮,轉身走了。

阮舒在家繼續和設計圖奮鬥。

陸景盛從阮舒家裡離開之後,直奔熊網攝影棚。

岑向珊騰了後台給他。

“稀客啊,陸總來找我,什麼事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