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景盛模樣篤定,“節目有planb嗎?”

岑向珊不解,“這節目也冇危險,要什麼planb。”

“單依依和樂弘不會複婚了,單依依提出跟盛世解約,目前在走流程了。”陸景盛誠實回答。

“真冇一點可能了嗎……”岑向珊很不捨。

“他們兩個隻簽了六期,如果中途退出,你有其他合適的人選來補檔嗎?”

岑向珊瞬間沉默。

單依依和樂弘答應先簽六期的時候,她心裡就有預期。

這麼簽約,就是方便後期時間或者有其他事情導致不能拍攝,不算違約。

也是給節目製作方一個時間緩衝。

“我在找人了。”沉默後,她歎氣。

陸景盛也是聰明人,很清楚她這話的意思,就是知道這情況了,在找人但是還冇找到。

節目狀況有些緊張。

“你抽空,問問阮舒試試吧。”他忽然開口。

岑向珊眼睛裡閃過驚喜,“阮總願意?”

陸景盛搖頭,“我隻能說你自己可以努力試試,但她的什麼態度,最後是什麼結果,我不能給你保證。”

岑向珊有些猶豫,她私心是不想開罪阮舒的。

不說阮舒本就是節目金主之一,就說阮舒的家事,和手上的資源,她也得罪不起。

“阮總應該不會想露麵的吧。”

“一個建議而已。”陸景盛也不堅持。

岑向珊品了品他這話,誰不知道陸景盛時間寶貴,今天特地約了時間來見她,隻是為了給她提一個可能實現不了的建議。

這不對勁。

她腦子轉了轉,“好,我試探一下阮總態度,如果阮總肯鬆口,那到時候就還要麻煩陸總配合了。”

“一定。”陸景盛見她懂事,也就不再多說,起身離開。

岑向珊把他送出去,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搖頭。

“現在這麼喜歡上心,早乾嘛去了。”

……

阮舒的設計稿畫的不算順利,她對古代服飾的瞭解不算精通,很多花紋花樣都需要去找資料,然後進行篩選,最後複原。

還要考慮到花紋需要用什麼辦法呈現在衣服上。

研究的正認真時,池萱萱帶著午飯到了她家。

“阮總。”

“嗯。”阮舒冇抬頭,“過來了?東西放桌上就行。”

池萱萱順手幫她收拾了一下沙發和茶幾,“阮總,霆舒集團那邊的情況,跟您彙報一下。”

阮舒完成最後一筆,才把注意力轉移到她身上,“稍等我洗個手,然你再說。”

“好。”池萱萱心情極好。

她這幾天,可算體會到了什麼叫狐假虎威。

池萱萱被薛高揚安排到了研發部,名義上是研究主任助理,天天穿著白大褂,實際上什麼也不用乾。

研發主任是裴欒親自請回來的大佬,也不怎麼來上班,就研發任務到了關鍵環節,纔會出現。

所以,池萱萱可以說是非常無拘無束了。

每天,到了公司她就鑽進各樓層的茶水間裡去聽八卦。

截止目前,她已經完全弄明白霆舒集團的股東都是什麼人,和阮家是什麼關係,當初為什麼能拿到霆舒集團的股份。

以及,這些人家裡麵亂七八糟的狗血故事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