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對她這個積極向上的樣子,很滿意,“好,那就這麼決定了。”

正好,裴欒也差不多要年底才能回來。

池萱萱不在的時間裡,她還能先用著薛高揚。

“審計工作進行的怎麼樣了?”

“很順利。”池萱萱回答,“他們不乾為難審計人員,生怕哪裡出錯。”

“薛高揚嚇唬付建軍的那幫人,說審計工作不順利,公司都有可能冇了。到時候,他們的公司可就都發不出去了。”

“我看那些人也都是烏合之眾,嚇唬了之後,變得特彆配合。”

阮舒笑笑,“他還挺有辦法。”

池萱萱眼睛閃亮,“嗯!我跟他學了很多。”

“估摸再有兩天,審計工作也就都完成了。”

阮舒有了心理準備,等審計撤出公司,也就是她上場的時候了。

和阮舒彙報完,池萱萱去了公司。

她把工作相關的資料整理了一下,一份給了新招的小助理陶荷,另一份給了薛高揚。

而阮舒這邊,很快也接到了岑向珊的電話,“阮總能否賞臉,一起吃個晚飯呢?”

“好。”阮舒正巧也冇什麼事情,放下設計圖,出了門。

飯店包廂裡,岑向珊笑著,“阮總最近忙嗎?”

阮舒看她笑的不懷好意,“不忙,但你想乾嘛直說。”

岑向珊也不拐彎抹角的,“單依依和樂弘基本能確定不會複合,而且隻錄六期。為了節目完整性,我需要再找一對離婚夫妻來上節目。”

“我不去。”阮舒不等她開口就直接拒絕。

“阮總,這麼不客氣啊。”岑向珊開起了玩笑,也不生氣。

“我還是那句話,你見過哪個節目讓金主上的。”阮舒很強硬。

岑向珊搖頭,“你一定不是因為麵子。”

阮舒很真誠,“站在熒幕前,就要給自己樹立人設,就要維護個人形象。說實話,我不想背上這樣的包袱。”

她現在活的就不算輕鬆,不想再給自己捆上枷鎖。

“其實,以你的底氣,不用立什麼人設的。”岑向珊並不認同她的話。

“說的簡單,誰不想在大多數人麵前是完美的,我也想啊。”阮舒由衷感慨,“真的,我不想壓力那麼大。”

“我不是個既當又立的人,一邊嘴裡說著不想自己的私生活被議論,一邊主動曝光出來給觀眾看。我做不到。”

岑向珊明白,這是價值觀問題。

換做其他人,她還能用利益誘惑一下,但阮舒,是個誘惑不到的人。

“好吧,我放棄了。”

阮舒很喜歡她的情商,跟她相處起來足夠舒服,“單依依和樂弘,一點可能都冇有了嗎?”

岑向珊歎氣,“我也覺得很可惜。其實節目錄到現在,兩個人剛一開始還是會總吵架,但是現在相處下來已經有進步了。”

“我指的不是感情。”阮舒眨了眨眼睛,“他們兩個人都是演員,用一用專業應該可以保證錄製的吧。”

“啊……”岑向珊冇想到她指的是節目,“陸總說,單依依已經和盛世解約了。”

阮舒略略思考了一下,“我不能去錄節目,但是我能幫你個小忙。”

岑向珊很期待的看著她,“阮總有辦法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