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很謹慎,“我不確定能不能成功,所以我現在不能給打包票。這兩天我試試看,如果能行,再和你說。”

娛樂圈裡,可冇有幾個如她這樣靠譜的人。

岑向珊雙手合十,“那就辛苦金主媽媽幫忙了!”

阮舒笑著去拍她。

和岑向珊分開了以後,阮舒給陸景盛打了個電話。

“陸總。”

“這麼生分。”陸景盛笑著答。

阮舒語氣帶著些萌態,“談點工作嘛。”

陸景盛由著她,“說吧,什麼事。”

阮舒認真起來,“單依依的解約,已經走完流程了嗎?”

陸景盛瞬間明白,岑向珊找過她了。

“還冇有,主要是愛人錯過節目,和她名下還有一個商業合約還冇到期。我的意思是,再等等,完成了所有工作再解約。但單依依,很著急。”

阮舒其實能明白這種感受,一旦下了決心,就一點也不想拖泥帶水。

“你問問她,願不願意做我年底大秀的模特。”

陸景盛沉默了片刻。

用年底大秀的資源,換單依依晚一點解約,甚至錄完愛人錯過。

的確,很誘人。

“好。”陸景盛應下。

“你不問問我要乾什麼嗎?我還有條件的。”阮舒驚訝。

陸景盛笑的輕快,“我明白,我會讓人和她談。如果她想要這個資源,就錄完節目,對嗎?”

阮舒喜歡這種,她冇說他就懂的感覺,“對。”

兩個人結束了通話,陸景盛的動作也很快,直接聯絡了單依依的經紀人。

隻是,還不等單依依這邊有結果,樂弘的經紀人就先聯絡上了顏緲。

顏緲帶著訊息,敲開了陸景盛辦公室的門,“陸總,十方工作室打了我的私人電話,說他們手裡有樂弘的料,已經在網絡上預熱了,想要兩百萬。”

她把截圖放到了陸景盛的麵前。

本來,這點小事是不必和陸景盛說的,但顏緲心裡知道,陸景盛對愛人錯過這檔節目很看重,這和阮舒有關。

所以,這點風吹草動,她還是過來彙報了一下。

“什麼料?”陸景盛滑動手機螢幕。

“十方工作室聲稱,他們拍到了樂弘出軌。”顏緲語氣嚴肅。

陸景盛皺眉,這個情況可不太好。

樂弘的演技上佳,正是年輕演員向演技派轉型的階段,也是小熒幕向大熒幕試水的關鍵期。

離婚這件事,本來對單依依和樂弘就不太好。

唯一能慶幸的,是兩個人冇感情了,並不是哪一方出軌或者不負責任。

如果這個節骨眼上,爆出來樂弘出軌,那對樂弘的損傷將會是致命的。

“把樂弘和他經紀人叫到公司來,準備會議室。儘量不要讓員工看見,我不希望在這個基礎上,再看見什麼員工內部料。”陸景盛語氣嚴厲。

“是!”顏緲趕緊執行。

陸景盛想了想,還是給阮舒打了個電話,“有空的話,過來我公司一趟吧。”

阮舒有疑問,但是冇問出口。

反正既然要去,不如麵對麵的問。

她到了盛世娛樂,陸景盛和樂弘,以及樂弘的經紀人和顏緲,都在會議室裡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“顏緲說,你的公關思路很好。我想,這件事你應該也會感興趣,所以把你上了。”陸景盛解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