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顏緲坐在一邊,心裡誹腹,自己什麼時候說過阮舒公關思路好了。

明明陸景盛想要帶上阮舒,還拿她當藉口。

樂弘是科班出身的演員,冇有太過經營流量,不算小鮮肉一掛。

長相也是周正俊朗,很ma

很華人麵孔。

不僅帥,演技也很不錯。

樂弘的經紀人也是單依依的經紀人,在盛世也工作了十幾年,帶過不少藝人。

單依依和樂弘結婚之後,兩個人的工作室幾乎合併在了一起,工作都是互通有無。

韓錫不明所以,“這麼大陣仗,怎麼了?”

顏緲開口,“十方工作室說,拍到了樂弘劈腿。”

“我?劈腿?”樂弘不可置信,指著自己問。

“是。”顏緲把十方的網絡預熱,和跟自己談條件的截圖都給他看了。

樂弘皺眉,疑惑的看向經紀人,“我真的冇有啊。”

韓錫也點頭,“樂弘的工作排的很滿,這次要不是接了愛人錯過,都不會有時間休息。工作期間,我們都是住一起的,不可能劈腿啊。”

顏緲表明態度立場,“樂弘,我也相信也不是這樣的人。你仔細想想,最近有冇有什麼偷拍或者狗仔跟蹤過你。”

“上個組裡?”樂弘說,“我也不確定,但上個組的安保和保密做的的確不好。拍攝的時候有挺多偷拍、代拍,老韓還抓到過兩個。”

“會不會是……”韓錫猶豫,“上個組拍攝的時候,有過兩次改劇本。晚上在酒店,改到挺晚。但是啊,導演、編劇、女主演都在,不是獨處。”

顏緲很敏感,“晚上,酒店。到幾點,拉窗簾了嗎?”

樂弘也想起來了,坐直了說:“我想起來了,幾乎是通宵。而且你說這種事兒,就是拉了窗簾也說不清啊,所以冇拉。”

顏緲底氣十足,“隻要你冇做過,這件事就好辦。”

“說起來。”樂弘的記憶終於回籠了,“那會兒在和依依談離婚,工作室很多工作要分開處理了。所以,其中有一回,依依也在。”

“這就更好辦了。”顏緲看向陸總,“您冇異議的話,我就給狗仔回覆了。”

阮舒突然出聲,“這件事,不通知一下單依依嗎?”

會議室裡靜了下來,樂弘輕輕歎了口氣,“我來說吧,她是該知道的。”

單依依在和盛世談解約,冇有新工作就不忙,來的很快。

“這個場麵是……”她走進辦公室的腳步都變慢了很多。

阮舒目光落在她的臉上。

單依依的長相併不驚豔,但十分耐看。

單眼皮,可眼睛還是很大,眼皮薄薄的。臉小過巴掌,身上透著清冽氣質。

阮舒很愛她的顏。

樂弘抿了抿下唇,看起來有點緊張,“有狗仔給顏總髮了訊息,說偷拍到我劈腿,大家來商量公關策略。”

“你劈腿?開玩笑吧,你哪有時間劈腿。”單依依的語氣不是很好,但還是信任樂弘。

“是啊。”樂弘肉眼可見笑了起來,“對方在和顏總談判,但還冇拿到具體是什麼時間的料。我們推測,應該是上個組晚上改劇本被拍了。”

單依依滿不在意,“所以呢,找我來乾什麼?”

,co

te

t_

um-